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当地筑路-巴基斯坦请求中国帮助修建贯穿巴中两国的喀喇昆仑公路

                                          72岁老兵万里寻妻

                                          巴基斯坦境內的的喀喇崑崙公要穿過喜馬拉雅山、喀喇昆崙山、興都庫什山三大山脈和帕米爾高原,當地不僅氧氣稀薄,而且雪崩、山體滑坡、落石、塌方、積雪、積冰、泥石流、地震等地質災害經常發生。援巴公路指揮部翻譯蔣貞孝對那裡惡劣的地質條件至今記憶猶新,「過了邊境線以後,就是一些很兇險的碎石山,也叫餅乾山。天氣變化或者颳風的時候,就會掉石頭,防不勝防,經常發生事故。」

                                          中國路橋公司總助兼巴基斯坦辦事處總經理李植淮講述了中國援助喀喇崑崙公路的歷史,「當年中國政府援建喀喇崑崙公路,修建紅其拉甫到塔科特616公里長的公路,歷時11年,從1968年到1979年,總共投入了22000人。這個項目是經濟援助項目,牽頭方是中國交通部援外辦公室,技術的方案和設計由交通部安排和組織,具體實施由總後負責,安排了新疆建設兵團抽調官兵參与實施。」

                                          在崇山峻岭之間修路,連機器設備的運輸都成了難題,但這並沒有難倒中國的築路隊員。蔣貞孝說,「剛開始400多公里新築的路段有很多懸崖峭壁,根本沒有路,都是築路工程技術人員將工具扛過去,用繩子拴着拉過去,或者把大的設備拆散,比如空壓機、推土機,把它們拆散了再抬過去。」

                                          當地人對中國築路隊的感情還來自於救死扶傷的築路隊醫院。1975年10月底,公路指揮部南線分部駐地巴丹附近發生了7級以上地震,援巴築路隊在居特爾村設立的工程醫院挽救了數千條當地人的生命。當時,蔣貞孝和醫院的醫生護士一起參与到了對當地傷員的救治當中。蔣貞孝說:「我當時在帳篷外站着,突然就被晃倒了,地里像打雷一樣響,滿山的石頭往下滾,煙霧瀰漫,印度河水都是渾的,像打仗一樣。當地居民住的是用泥巴糊的石頭房子,所以傷亡非常慘重,還有一些房子里起火,漫山遍野都是哭喊聲。我們當時扛着擔架醫藥箱,拿着紗布繃帶,漫山遍野地找人,去搶救他們,我們連續工作了三天兩夜,搶救了幾千個當地傷員,有很多嚴重的病號。第三天,巴基斯坦總理布托坐直升機去巴丹現場視察災區,還接見了我們。」

                                          1979年,中方人員參与建設的的喀喇崑崙公路紅其拉甫至塔科特段終於完工,至此為巴基斯坦北部打通了通向外部世界的要道,也改變了當地人的生活。巴基斯坦公路局前副局長阿卜杜勒·賈恩對此深有感觸,「喀喇崑崙公路將當地的社會經濟水平提高了很多倍。以前的生活非常艱苦,苦到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但現在一切都變好了。以前當地人對很多新鮮水果和蔬菜都不了解,而現在從中國進口的每一樣水果都可以很便利地到達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人們也可以在吉爾吉特的市場買到巴基斯坦其他地區的芒果、蔬菜和新鮮水果。」

                                          中巴建設者用生命和汗水開闢出的喀喇崑崙公路也為中巴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情誼。洪扎王和納加爾王的後人拉加·哈薩姆至今還記得中國築路隊員和當地村民親如一家的場景,「我知道很多中國築路人,有工程師,也有工人。他們人都非常好,我們的人和他們一起工作,大家相處得很愉快。他們來到這邊的果園時,我們用新鮮的水果免費招待他們。晚上我們也會去他們的營地,和他們一起觀看中國電影。我們和那些中國人的關係都非常好。」

                                          而築路隊在懸崖峭壁上施工的難度就更大了。據蔣貞孝回憶,施工隊當時主要採取兩個辦法,一個是先沿着公路的路線修建一條便道,在便道旁邊的峭壁上打風鑽,放炸藥,開山劈石,築成路基。但如果遇到無法修建便道的情況,築路隊員就要冒更大的生命危險在空中施工。蔣貞孝說:「施工人員要攀爬到石壁的上方,尋找到可以栓保險繩的巨石或者大樹,將保險繩的另一端拴在自己腰間,手持幾十斤重的風鑽,吊在半空中,在岩石上打炮眼,放炸藥,採取這樣的方法炸出來路基。這樣施工非常辛苦和危險,不僅連續幾個小時不能喝水,不能休息,還要時刻提防上方隨時可能塌下來的石塊。」

                                          四十載歲月匆匆流逝,當年喀喇崑崙公路的親歷者如今都逐漸老去,但他們留下的這條中巴友誼路依舊在惠及兩國人民,他們留下的感人故事也將繼續在中巴兩國民間廣為流傳。

                                          由於當地的山體岩石結構破碎,炸山引起的震動往往會引發山體滑坡,導致人員傷亡。據統計,為修建喀喇崑崙公路犧牲的建設者共有約700名,其中中方人員130人。蔣貞孝說,1976年10月10日,他親身經歷了一場重大的塌方,情況非常慘烈,半個山頭都塌下來了,後來統計有25名施工人員犧牲。這些烈士都安葬在了吉爾吉特附近中國援助巴基斯坦築路工程烈士陵園。

                                          在喀喇崑崙公路修建之前,與中國接壤的巴基斯坦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幾乎與世隔絕,巴基斯坦公路局前副局長阿卜杜勒·賈恩從小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他說:「在喀喇崑崙公路修建之前,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地區與巴基斯坦其他地區和中國之間都沒有公路,當地人只能通過馬和驢子做生意,他們每年外出一次,用牲畜將自己的特產運到拉瓦爾品第等地區銷售,再把當地的商品運回來賣。」

                                          原標題: 喀喇崑崙公路四十周年特別報道之一:聽中巴親歷者講述四十年前那段感人的築路歷史

                                          上世紀六十年代,巴基斯坦請求中國幫助修建貫穿巴中兩國的喀喇崑崙公路,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支持。按照兩國於1966年簽署的《關於修築喀喇崑崙公路的協定》,中巴兩國各自修建國境內路段。但因為巴方境內工程十分艱巨,巴方無法獨自完成,請求中國支援,中國政府伸出援助之手。

                                          連接中國和巴基斯坦的喀喇崑崙公路不僅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境公路,也是世界上最難修建的公路之一。這條由中國與巴基斯坦共同修建的公路於1968年動工,1979年竣工,全長1224公里,約700人為此付出了生命,是名副其實的中巴友誼路。公路建成後為中巴兩國的人員和經貿往來提供了巨大的便利,如今,它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起點,更為兩國關係的不斷深化發揮着至關重要的作用。今年是喀喇崑崙公路竣工40周年,記者重走這條中巴友誼路,聽親歷者講述四十年前那段感人的築路歷史。

                                          今日关键词:悬崖之上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