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发展增长-我们过去投资的扩张都是为了经济的增长

人行道仅两脚宽

對於投資規模擴張的動能大幅衰減,我們在此要進一步強調的是,實際上我們在2015年、2016年在整理數據時已經發現了中國經濟增長中的兩個基本的現象:一是在2013年以來的這幾年中,政府的投資擴張以後,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有效地及時帶動民間投資;二是基建投資和房地產投資也不能短時間內迅速地帶動製造業的投資。這也是過去幾年政府的宏觀經濟調整之後,為什麼投資還不能夠進行快速有效回升的原因。這些或許也是中國的經濟結構正在轉型的一個內在的表現。

第三,宏觀金融風險不斷積聚。剛才張曉晶教授也給我們作了更全面的闡述,同時我們也看到中國債務的效率也在不斷地下降。

如何實現有效投資?特彆強調幾個方面。一是宏觀政策要「穩」。我們過去投資的擴張都是為了經濟的增長,為了經濟增長而大規模地投資,同時帶來的也是債務累積、槓桿率上升的外部投資的擴張以及金融風險的積聚。二是投資主體結構要優化。要達到有效投資,我們要明確轉變政府職能,優化政府投資和民間投資的比重。在這個過程中,企業的產權保護就尤其重要。2016年,中央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的決議中,對政府主體結構就作了很完整的表述。對於競爭性的領域,政府原則上是不應該去投資的。三是為消費而投資。中央政府也作了很好的表述。我們過去很大程度上在投資規模擴張的過程中,有相當的程度就是為了保增長而投資,至於這種投資對於未來的供給面的效益帶來了多少,考慮得較少。四是為民生而投資。這也是為了改變地區之間發展不平衡以及總書記一直強調的「要讓中國的老百姓(603883,股吧)更多地受惠于中國經濟發展的成果」,這是新發展理念當中的最後一個——共享。從長期的經濟增長以及中國經濟新時代而言,最後兩個是最關鍵的——為技術和研發而投資,以及為人力資本而投資。這是實現有效投資的六大方面的重要取向。

新浪財經訊 11月3日消息,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廣州金羊金融研究院主辦的「金融高質量發展廣州峰會」今日在廣州舉行。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彭興韻出席並發表演講。

我們在講過去依賴於高速投資擴張速度固然帶來很多問題的同時,也強調確實有很多積極的方面。過去投資規模擴張驅動了經濟增長,大幅提高了經濟增長率,這是我們過去在幾十年當中從一個非常落後的貧窮國家躍而成為全國第二大經濟體的驅動因素。過去十多年以來,尤其是新世紀以來,中國城鎮居民就業增長,得益於投資規模的擴張,這也是不可否認的。第二方面,在短時間內迅速改善了中國國內的基礎設施等公共品和准公共品的供給,我們的高速公路的通車裡程基本上與美國相當,以可居住的人口省份來說,我們的高速公路的密度比美國要高。第三是在短時間內很快地改善了城鎮居民的居住環境,人均居住面積從原來的10平方米到了現在的超過30平方米,而且中國大陸居民的居住環境讓很多香港居民都非常羡慕,周邊的公共服務的設施也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

一是貫徹新發展理念的需要。我們知道五大發展理念: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其中創新、協調、綠色這三大理念都非常需要有效投資,我們剛才所說的嚴重污染的投資顯然與綠色是相通的,過分地注重固定資產的投資而輕視研發和人力資本的投資也與我們的結構上的協調是相通的。二是投資規模擴張德和動力已經大幅度衰減。三是宏觀怎麼樣均衡的需要。四是經濟結構均衡和協調的需要。五是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的需要。時間關係這幾點不再展開講。

現在這種高速擴張的投資動力正在逐漸縮減,而且過去的大規模投資確實也帶來了很多社會問題。所以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中國要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且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宏觀調控的總思路、總基調,相應提出了有效投資。對於未來,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過程當中,有效投資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

第一,歷年來中國單位投資對GDP的拉動效率不斷下降,這與美國同期波動中略有上升的情況正相反。反過來看美國的情況,一個單位的投資從50年代以來所帶來的效率都相對穩定,宏觀效益較高。第二,中國投資結構的扭曲重點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重建安的投資,輕設備的投資;二是重固定資產投資,輕研發投資;三是重固定資本投資,輕人力資本投資。首先,重建安、輕設備。我們的建築安裝投資和企業的設備投資相比,前者是後者4倍的水平。建安有很大一部分是房地產開發的投資。從美國的市政部門建安投資和設備投資的情況來看,在四大投資之前,美國的房地產價格大幅上漲時,他們的建安投資也是高於設備投資的,大概是在1.5倍的水平。隨着次貸危機的爆發,房地產價格大幅下跌,這個比例出現了明顯的下降。但是總體來美國的建安投資和設備投資是相對平衡的,大概都是在1:1左右的水平,這也是為什麼美國能夠持續保持技術領先的投資方面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中國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華為。今年特朗普對華為進行制裁,但是他們沒有想到任正非非常有遠見,十多年以前就在打造華為的「備胎計劃」。所以美國政府對華為制裁的當天,華為就宣布了他們自己的芯片及操作細節。我們可以想象,如果當年華為也像我們對整個社會的投資一樣,看着房地產價格大幅上漲,也大規模地進軍中國的房地產開發,蓋很多的樓盤,而沒有打造他的備胎計劃,也可能在今天使中國陷入更加被動的局面。

彭興韻表示,現在這種高速擴張的投資動力正在逐漸縮減,而且過去的大規模投資確實也帶來了很多社會問題。所以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中國要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而且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宏觀調控的總思路、總基調,相應提出了有效投資。對於未來,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過程當中,有效投資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

為什麼有效投資很重要?我們結合當下中國的一些形勢,主要是存在這五個方面的需要。

所以,正是因為這樣一個因素,投資規模的擴張越來越不可持續,所以中央政府早在2016年時就提出了有效投資。在去年政治局會議上提出「六穩」的政策方針以來,我們看到的也是在提穩投資,並不是像過去一樣強調刺激投資規模的擴張。什麼是有效投資?經濟學給出了一個非常嚴格的定義,是指為達到滿足最終消費的既定產出而使資本投資最小化的投資,是實現國民經濟平衡增長的投資。其中有三個維度:在總量上就是促使國民經濟沿着均衡路徑增長的投資;在結構上是能使各產業間、企業間不同用途的資本邊際回報率相等的投資;在社會成本上,是使社會成本與收益內部化的投資。我們有很多投資附帶的社會成本,投資的主體自身根本不會去承擔,比如說環境污染,大陸一些地區的霧霾都很嚴重,這些社會成本沒有內部化,它也會降低了投資的效率。

今天的主題主要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首先,有效投資是關鍵,總體是否能夠得到更有效的配置,反映在投資是否有效,剛剛殷劍峰教授也有提到資本根據回報率對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非常關鍵。第二,投資規模型驅動。中國過去是一個投資驅動型的增長模式,當然我們在改革開放以來幾十年當中,中國改革開放也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生產力,不可否認的是中國過去幾十年投資急劇擴張,成為經濟高速增長的動力。

在這裏我要特彆強調一點,為了實現為技術和研發投資、為人力資本而投資,我們要善待企業家、善待廣大的科研工作者。謝謝大家!

另外也是不可否認的就是這種投資的擴張帶來的幾個問題。一是投資效率低下;二是帶來了投資結構的扭曲;三是宏觀金融風險不斷聚集。

以下是演講實錄:彭興韻:今天主題是金融高質量發展,今年2月份中央政治局正式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再同2017年中央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都明確指出,金融要回歸本源、要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這應當如何去做?核心問題就在於金融體系需要更好地配置儲蓄,提高儲蓄的效率。儲蓄的配置有三大基本支柱: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和相應的金融工具體系。

其次,與大興土木投資形成反差的是,中國的研發投資一直非常低下。中國的研發投資與固定投資的佔比,最高的時候在80年代在7%的水平,最低時是3%左右。而美國的研發投資占固定投資的比例多在10%以上。當然我們也很高興地看到中國的研發比重在持續上升。

第三,我們如何實現有效投資。我們看到中國過去是投資驅動型的經濟增長,我們也做一個簡單的對比只選取了幾個國家。中國固定投資額跟GDP之間的比重,最高的時候(2016年左右)超過80%,而美國在過去將近100年時間當中,其固定投資和GDP的比重,即便是羅斯福新政政府大規模投資期間,佔GDP比重最高是24%的水平,之後幾十年當中也一直維持在22%的水平。美國經濟增對政府投資的依賴度遠遠低於中國,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最後,重固定投資,輕人力資本投資。我們簡單比較了一下德國、美國、中國在教育等人力資源上的投資與固定投資之比,在新世紀以來,中國的佔比不斷下降到不足6%左右的水平,但是美國、德國都保持在20%以上的水平。這也是我們過去的投資高速擴張的過程中帶來的結構性的扭曲,大家注重的是非常短期的利益,而研發、人力資本對長期經濟增長比較有利的、但對短期經濟增長非常弱的投資並不注重。

今日关键词:摩拜超15分钟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