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教育用户-用户必须在苹果的App购买系统(苹果IAP)内完成支付

垃圾分类新标准

「我們將與蘋果積極溝通,充分表達我方合理合法訴求,維護消費者及我方的合法權益。同時,我們將通過技術手段,來保障提升PC、安卓等端口的看課質量,並基於蘋果軟硬件環境,研發小程序等新端口看課渠道。」知名教育集團相關人士對投中教育表達了接下來的應對方式。

根據目前的學幣套餐,18元可購買12.35學幣,50元可購買34.3學幣,118元可購買80.96學幣,218元可購買149.56學幣,518元可購買355.39學幣……以此類推,用戶的實際支付價格上漲31.39%。

(跟谁学iOS端课程购买形式及价格)

面對華為、小米等一眾創新品牌,蘋果的優勢逐漸下降,銷量業績大不如前。根據蘋果2019第三財季財報,營收538億美元,同比增長僅1%;凈利潤為100.44億美元,同比下滑13%。相比之下,AppStore所屬的服務業務穩定增長,財報顯示,非iPhone產品的收入增長了17%。

與舊版本相比,再次上線后的跟誰學App在功能上完全一致,不同之處在於新版本取消了微信和支付寶渠道,用戶支付「學幣」購買課程,而學幣需要通過IAP支付。

無論蘋果是刻意為之還是無奈之舉,在線教育公司接下來應對躲不開的蘋果稅必然要費上一番心思。在成本高企不下的當下,像跟誰學一樣把成本轉嫁給用戶無疑是最「簡單粗暴」的方法,但消費者定然不會真心為此買賬。

不過,跟誰學之外,近半個月還未看到其他在線教育機構有同樣遭遇。投中教育查詢新東方在線、流利說、學而思網校、猿輔導等諸多在線教育產品,需要App內購買項目的,無論是以「學幣」「鑽石」「K幣」「猿幣」還是其它形式,都是等價購買。且目前,諸多App仍可以用蘋果以外方式支付。VIPKID、51Talk對投中教育明確表示,目前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毫無疑問,對於在線教育這塊香餑餑,蘋果不但會擴大審查範圍,也一定會盯得更緊。

不難理解的是,對於蘋果公司來說,加速徵收「蘋果稅」是其保證收入又低成本的一劑良方。

有業內人士認為,跟誰學被下架可能是因為此前蘋果對於「虛擬產品」的界定不夠明確,「像跟誰學這樣具有真人直播的產品,究竟處於哪個範疇並不清晰。」不過,此後類似產品不免憂心忡忡。

「蘋果稅」終究還是對在線教育動手了,行業內人心惶惶。本就飽受獲客成本高企不下,利潤微薄的詬病,30%服務費于在線教育機構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

蘋果無奈之舉還是刻意為之被裹挾多少會有不甘,不過,無奈的不僅僅只是教育企業。兩年多前,蘋果公司更新《App審核指南》,規定應用內所有訂閱、遊戲幣、付費內容、解鎖等產生的支付必須通過IAP完成,且蘋果平台要收取30%的服務費。

根據蘋果規定,免費下載App,但提供App內數字功能或內容購買項目的產品,用戶必須在蘋果的App購買系統(蘋果IAP)內完成支付,開發者需繳納30%的「蘋果稅」。而在APP之外購買或獲取的內容,如圖書、音樂、視頻類App,開發者方可取得全部收益。簡單理解,提供虛擬產品則需要繳稅,以課程為主的在線教育恰好中槍。

根據最新財報,跟誰學2019Q2實現凈收入3.537億元,同比增長413.4%。據其對第三季度的預測,凈收入介於4.86億元人民幣至5.06億元人民幣之間,同比增幅介於390.9%至411.1%之間,增長實力和發展勢頭一片向好,必然引起蘋果公司的注意。

業內人士認為,被拿來開刀的跟誰學,不僅因為其產品形態和繳費方式與蘋果的規則相撞,其上市以來的不俗表現也令其成為蘋果的「眼中釘」。

今天暑假,猿輔導、作業幫、學而思網校等多家掀起K12網校營銷戰。日前,作業幫創始人侯建彬在公開場合宣布戰果——作業幫一課的暑期學員總量達到200萬,秋季招生人次同比增長400%。侯建彬表示,今年暑假K12在線市場用戶總規模人次超過1000萬,1.8億中小學生參培率按照40%到50%計算,這意味着有10%的目標用戶已經是在線教育的用戶。

除開發者之外,大型開發商也對此憤懣。去年底,Netflix宣布關閉在蘋果移動設備上的支付,用戶如果想收看內容,需要登錄官方網站支付訂閱費。

今年7月,部分iOS開發者向北加州地區法院提交訴狀,他們認為蘋果利用反競爭手段在iOSApp 市場形成壟斷,在定價時向開發者提出強制性要求,還向開發者「徵稅「。

而在中國,微信與蘋果此前的分歧已是人盡皆知。由於蘋果抽成30%的政策,微信2017年4月關閉了公眾號文章的讚賞功能。去年,蘋果和微信達成妥協,讚賞功能重新開通,不過讚賞改為直接支付給作者,蘋果答應不再收取30%的費用。

9月,本應是教育企業APP下載量和用戶數突飛猛增之際,跟誰學APP卻在月初遭到被蘋果應用商店下架,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再次上架后,跟誰學在iOS端的課程漲價30%。解釋稱,用以抵消突然多出來的「蘋果稅」。

(猿辅导课程支付页面)

由於大比例服務費的收取,蘋果多次遭到「討伐」,被指責存在「壟斷」行為,叫苦者、反對者不止一二。

流利說、伴魚等企業向投中教育表示,此前都是按照蘋果規定支付的。那麼,當平台滿意了,用戶利益是否會受損,如何平衡好用戶和平台間的利益就變得至關重要。

聲明不長,卻足以透露出跟誰學的無奈。

今年7月,醫療行業也歷經了蘋果稅的一番干擾。春雨醫生、丁香醫生和好大夫在線等在線醫療平台IOS版App都被停更,同時支付寶、微信支付的通道也被關閉,理由同樣是沒有在蘋果商店中使用IAP服務並繳納30%服務費。

被盯上的在線教育被下架次日,跟誰學通過其微信公眾號發佈《關於跟誰學iOS客戶端短暫下架的聲明及臨時解決方案》。方案稱:「由於美國蘋果公司強制要求消費者購買課程必須使用蘋果IAP支付並且支付訂單金額的30%作為其服務費,同時要求我們取消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支付通道,如果不同意跟誰學App在蘋果Appstore將無法下載,為了維護廣大消費者利益,所以我們被迫不得不先下架蘋果AppStore中的跟誰學App。」

面對蘋果稅,在線教育企業已進入警戒狀態。此刻,尋找出路也許比叫苦連天來的更實際。

接受意味着面對一個貪婪不盡的無底洞,平衡平台和用戶使企業利益最大化將是一大難題;不接受則面臨被下架的可能。被裹挾的行為縱有不甘,但這兩難的選擇終究需要面對。

今日关键词:PCL六局五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