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2020预计-预计2020年印尼300系不锈钢产量330万吨

中国国奥不敌越南

除了印尼和菲律賓外,據SMM了解,能夠期待有進口增量的或許在新喀里多尼亞。按照新喀里多尼亞400萬濕噸、危地馬拉50萬濕噸的新增進口額計算,能帶來約2.54萬鎳金屬噸供應。

中國鎳礦供應存在11.5萬金屬噸缺口

(作者單位:中投期貨)

鎳元素的供給不僅來自於鎳礦,還來自於一級鎳、鎳鐵、鎳鹽以及其他鎳中間品的進口,其中最大的來源是鎳鐵端。目前,從鎳鐵產能看,處於中國逐漸下降印尼不斷上升兩者不斷接近的階段。市場預計2019年中國NPI產量58萬鎳金屬噸,印尼NPI產量36萬鎳金屬噸。由於自印尼進口的紅土鎳礦將出現缺口,從而導致2020年國內NPI產量可能出現超預期下降,印尼NPI產量將作為國內鎳鐵缺口的補充。那麼,中國和印尼的鎳鐵產量是否能維持國內不鏽鋼生產呢?

2014年印尼發佈禁礦令后,菲律賓迅速取代印尼成為我國紅土鎳礦的第一進口國。但是菲律賓的鎳礦供應存在兩個問題:一是季節性明顯。菲律賓氣候分為雨季和旱季,鎳礦主產區Surigao地區(占菲律賓鎳礦出口50%—60%)和Zambales、Palawan地區雨季時間相反,所以Surigao地區主要發貨時間集中在每年4—10月。二是鎳礦品位下降。菲律賓政府官員稱,菲律賓高品位鎳礦石出口商-SR?Languyan(SR?Languyan?Mining?Corp)將很快關閉其鎳礦運營,因公司旗下位於菲律賓最南端Tawi-Tawi省的鎳礦資源接近枯竭。即使沒有以上情況存在,在最樂觀的預計下,假設菲律賓鎳礦進口能像2014年印尼禁礦時一樣大幅增長,以菲律賓鎳礦平均品位1.35%計算,預計菲律賓能供應約49.19萬金屬噸,比2018年增加約9萬金屬噸。

綜合計算,從鎳礦端來看,按照最樂觀的估算,印尼禁礦令將使得我國進口減少約23萬金屬噸,而菲律賓預計能提供約9萬金屬噸的供應增量,新喀里多尼亞和危地馬拉能提供2.5萬金屬噸的供應增量。所以,鎳礦端仍然存在11.5萬金屬噸的供應缺口。

我國紅土鎳礦進口90%以上來自於印尼和菲律賓,還有小部分來自新喀里多尼亞和危地馬拉。

按照前文的計算,如果從菲律賓和新喀里多尼亞進口的鎳礦全部用於生產鎳鐵,在極限的情況下,中國2020年大約能生產51萬金屬噸的鎳鐵。那麼,2020年中國需從印尼進口56萬—61萬金屬噸鎳鐵作為補充,才能滿足國內不鏽鋼生產的需求。也就是說,印尼鎳鐵產量年增長率需要在50%以上,而想要實現這個目標,筆者認為短期內難度頗大。

印尼鎳鐵產量補足中國不鏽鋼需求難度大

據SMM初步預計,2019年中國200系不鏽鋼產量1041萬噸,300系不鏽鋼產量1367萬噸。預計2020年印尼300系不鏽鋼產量330萬噸。如果2020年中國不鏽鋼產量保持不變,那麼中國、印尼生產不鏽鋼所需要的鎳鐵量約為107.41萬鎳金屬噸;如果中國不鏽鋼產量出現5%的增長,那麼中國、印尼生產不鏽鋼所需要的鎳鐵量約為111.59萬鎳金屬噸。

印尼禁礦令消息落地,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表示,從2019年12月底開始,含量低於1.7%的鎳礦石不再允許出口。確認了禁礦令提前的傳聞。受此影響,倫鎳、滬鎳價格直線大漲。預計2020年我國鎳市場仍存在供應缺口。

那麼,減少的這一部分鎳礦供應是否能被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其他國家補充呢?

2014年印尼曾經出台過禁礦令,但在2017年又宣布有條件地允許鎳礦出口。所以,本次禁礦令的出台意味着從2020年開始印尼將不再出口任何品位的鎳礦。2017年以後我國自印尼進口的鎳礦品位主要在1.5%左右。有關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中國共進口印尼鎳礦1500.5萬噸。保守估算,2020年鎳供應減少約22.51萬金屬噸,若按照年5%的進口增長速度計算,2020年鎳供應減少約24.81萬金屬噸。

今日关键词:上海AI定制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