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国家美联储-全球几乎所有主要国家都在同时进行量化宽松

特朗普下令降半旗

眼下這一幕讓人聯想起自從美聯儲不斷推出QE寬鬆計劃,以及日本央行2013年推出史上最大規模「放水」計劃。似曾相識的情形,將越來越多的國家逼入降息陣營。貨幣競相貶值,讓剩下的國家面對本幣貶值導致出口競爭力受損的難題,從而被迫加入寬鬆與貶值行列。

一場如火如荼的降息比賽,在全球火速展開。菲律賓央行本周四宣布,將基準利率從4.5%下調25個基點。一周前美聯儲十年來首次降息,從新西蘭打響發達國家降息第一槍以來,全球20多個經濟體跟進降息。

現實的內外困境不可小覷。中國經濟正在從「舊常態」向「新常態」過渡。舊常態向新常態過渡,必須去產能、降消耗、去槓桿,這是必然選擇和必要代價。而且外部經濟環境變化導致出口壓力加大。

貨幣政策作為央行給市場開出的短期「止疼片」,可以解一時的周期波動性,不可能逆轉長周期經濟發展態勢和方向,當全球經濟陷入長期疲弱時,很難通過貨幣端的單一刺激取得實質性效果,因此央行可以做局部「微調」和精準「投放」,卻不可能搞大水漫灌。

形勢不由人。全球貿易局勢緊繃,資本市場避險情緒高漲,隨着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憂慮加劇,無論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經濟體,舉起貨幣武器幾乎是本能的反應。

越是形勢不樂觀的時候,如火如荼的改革越不能急功近利。搭建新經濟的樓基一邊小心時刻被房地產吸走其他實體經濟部門的資金,擺脫過去單純的GDP增速崇拜,另一邊則是增加經濟增速放緩的容忍度為改革釋放空間。

全球寬鬆的貨幣體系下,會有大量的錢遊盪在市場上。這些錢是否如各國央行所寄望的,能帶來經濟的復蘇與真實增長,一直以來都有爭議。

中國跟不跟,之於央行一直是個兩難的選題。在貨幣寬鬆與匯率穩定之間,央行要做出必要的權衡,這種矛盾的狀況無疑對監管層提出了挑戰。降息能刺激放緩的經濟,但人民幣壓力陡增不言而喻,同時寬鬆之「水」一來又會自然湧向樓市,老路重走,使轉變經濟增長模式的努力功虧一簣。不降息,人民幣會好過一些,也能一定程度防止資本外流,但考驗的既是央行定力,也是對穩增長的耐心和信心。

央行送給市場的貨幣「糖衣」,味道從來不只是甜這麼簡單。貨幣寬鬆這項技能的A面是推動經濟健康復蘇的能力,B面卻是創造金融泡沫的能力。目前歐洲、日本已經是負利率水平,全球幾乎所有主要國家都在同時進行量化寬鬆。可以大胆想象,當未來可能的更大程度衰退來臨時,會變得更加沒有退路。

今日关键词:中国男篮全新战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