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汽车公司-ST银亿此前从房地产行业转型进入汽车高端制造业

中国女排感动中国

就銀億目前的處境,曾有人問熊續強是否後悔當初轉型和激進擴張,熊續強在略加思索后答道:「公司向製造業的轉型並非一時的腦熱。20世紀90年代,銀億已經開始在國內設立製造工廠有一定的基礎,此後的投資也基於對汽車市場未來發展的判斷。公司依舊會堅持『房地產+高端製造』的雙輪驅動發展戰略。儘管目前後者是虧損的,但是只要發展方向對,就能保證公司在未來5年、10年甚至20年的發展。「

2018年半年報顯示,銀億股份在南昌(樓盤)、江西高安、內蒙古海拉爾、新疆(樓盤)、瀋陽、韓國濟州島、湖州(樓盤)安吉等地區共有土地儲備180萬平方米。其中,新疆、內蒙、高安以及韓國濟州島的土地儲備量佔了幾乎三分之二。

相比其它企業轉型,ST銀億的轉型來得更為徹底。在銀億股份2018年的營收組成里,無級變速器、汽車寧靜氣囊氣體發生器等汽車零部件產物共締造營收約51.3億元,佔有總營收的57%,2017年同期相關產物佔有總營收的比例更是高達63%,汽車產物製造已經逾越銀億股份原主營營業房地工業務,成為第一主營營業。

但兌付危機已經持續半年之久。2018年12月24日,銀億股份發佈公告,稱因短期內資金周轉困難導致未能如期償付發行的「銀億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應付回售款本金,債券發行規模僅為3億元。也是此時人們才發現,這家規模百億的企業竟然還不起3億元的債,此次違約也就此拉開了銀億股份債務危機的序幕。公告次日,銀億股份連續跌停,一個月內市值縮水150億元。此後,中誠信證評決定將銀億股份的主體信用及「15銀億01」等3隻債券信用等級由BBB下調至C,並繼續將其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這也意味着未來ST銀億融資更為艱難。

實際上,銀億股份所要面臨的兌付壓力才剛開始。

5月30日,銀億股份(000981)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億」)宣布近日新增了三筆到期未清償債務,總涉資為34720萬元。而此前,兩起涉案金額超6億元的借款糾紛已浮出水面,在連續出現公司大股東被動減持、公司戴帽ST后、獨董余桂明提出辭職……自2018年銀億股票連續暴跌、債務危機顯現后,ST銀億的危局大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1998年至2008年的十年間,銀億股份、改造了一批爛尾樓,被戲稱是寧波的「爛尾樓改造專家」。同時,銀億也創造了寧波樓盤內多個第一,比如說「外灘花園」,寧波第一個每平方米售價超過萬元的住宅樓盤,被評為「2004年中國10大新地標建築」。

也在這十年間,銀億房地產項目類型從住宅、寫字樓到商業廣場、酒店、高端城市綜合體,開發區域擴展到了十余個城市。2008年,銀億實現銷售收入過百億元,跨入了百億元企業行列。

對於已有土地儲備,相較於汽車產業轉型的激進發展,地方項目發進展也極其緩慢。其中,2015年買入的新疆博斯騰湖地塊,2018年半年報顯示,該地塊截至2018年上半年仍未進行開發。同時,2015年拿下的韓國濟州島地塊也沒有進行開發。

國泰君安的分析認為,對於多元化投資需要關注兩點:一是資本開支是否與公司當前的盈利能力和融資能力相匹配,是否有過度負債的嫌疑;另一方面多元化投資項目是否能產生預期中的投資回報。

這個曾經靠收購改造爛尾樓起家,位列中國500強、坐擁3家上市公司的寧波(樓盤)最大房地產企業,這次能否重現「化腐朽為神奇」仍是一個未知數。房地產業務萎縮、汽車業務盈利能力不足,多元化發展轉型正在成為這家企業的不可承受之重。

一切的轉折發生在2016年,這個寧波最大房地產企業突然宣布「大轉型」,並確定以「房地產業+高端製造業」作為未來的戰略新布局,從此全面進軍沒有技術積累、沒有渠道資源的汽車領域。對此,熊續強的解釋是因為自己的實業情懷。2017年,銀億股份迅速為轉型完成了兩大動作:第一,收購美國ARC集團,一家研發氣體發生器公司,產品形態更多應用於安全氣囊系統;第二,收購邦奇,這是一家汽車自動變速器的獨立製造商,產品形態應用於雙離合變速器、無極變速器等。

公告顯示,2016年以後銀億股份四次變賣地產資產,涉及上海(樓盤)、舟山(樓盤)、瀋陽等地方公司。通過四宗交易,銀億股份分別獲得3.3億元、3.6億元、2.24億元、2.07億元。

「ST銀億的債務危機可能比實際批露的更嚴重,而其內部複雜的關聯交易很多,也暗藏很多風險。而且銀億系大股東股權90%以上被質押,持有的ST銀億和*ST河化部分股份被凍結,一旦出現問題,很難籌集到資金。而且此前大股東佔用公司資金也幾乎掏空了ST銀億。」東方證券一位資深分析師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2016年6至8月份,銀億股份分別發行了三筆債券,發行金額為7億元的「16銀億04」、發行金額為4億元的「16銀億05」、發行金額為4億元的「16銀億07」。這三筆債券發行期均為5年,附第3年末發行人調整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這意味着,2019年6月~9月,銀億股份或將面臨15億元左右的應付回售款本金。

一方面變賣地產資產,一方面卻幾乎停止了在公開市場拿地。其最近的一次拿地還是在2017年11月,以總價4.93億元競得浙江安吉縣兩塊住宅用地。

「ST銀億收購的寧波昊聖、東方億聖公司收購寧波昊聖和東方億聖,意在轉型汽車產物高端製造,但去年整體汽車市場銷售下滑,也影響了汽車零部件銷售業績,而ST銀億此前從房地產行業轉型進入汽車高端製造業,也導致其房地產主業的萎縮,雖然ST銀億提出的戰略是房地產和汽車製造雙輪驅動,但這個寧波最大開發商已經好幾年沒有拿地了。重心基本在汽車製造上。這兩條業務線近兩年又都受到政策影響,自我造血能力成問題,對於高槓桿擴張的企業來說,很容易出現資金問題。」民族證券分析師這樣告訴記者。

持續變賣地產資產毅然轉向汽車產業的銀億,並沒有趕上汽車行業發展的「好年景」。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分析,2018年中國汽車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4.2%和2.8%,是28年來首次下滑。

銀億完成這一系列收購花了120億元,而在克而瑞2016年的TOP200房企榜單中,銀億的年銷售額為61億元,位列第181位。

擁有「造車夢」的房企,銀億股份並非第一家,也不是最後一家。但銀億的危機,卻已經充分顯現了依仗高槓桿激進擴張轉型的惡果。

債務「黑洞」「目前是銀億最困難的時期,但2018年的業績已經到了底部,2019年困難會過去,長期是向好的。」5月21日,處在輿論漩渦中的銀億股份董事長熊續強這樣對外回應。「我一直對公司充滿信心。」

與此同時,作為發家之本的房地產業務,卻陷入持續變賣資產、項目開發緩慢、新增土地儲備停滯的境地。

激進的多元投資「以前在寧波,每10個人里就一個住的是銀億的房子。」一位寧波本地人這樣告訴記者,這個起步於20世紀90年代國企改革浪潮中的企業,靠着收購改造爛尾樓賺到了第一桶金,從此進入房地產業。2010年銀億集團第一次躋身中國500強企業,此後連續8年入榜。2011年,已是寧波龍頭房企、全國百強房企的銀億股份借殼ST蘭光,更名為銀億股份,進入資本市場。

今日关键词:火烈鸟可能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