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融资规模-也出现了投资案例数量和融资规模下降

                        刘真老公再发文

                        有投資界人士在同記者交流時則表示,當前局面應該不會倒逼資本主力突擊線上教育平台,平台運維涉及多項底層技術開發。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介紹說,從理論到工程的全方位研究不能在短時間內解決,「除非投資人在公益的基礎上達成共識,否則追求投資收益的資金會稍顯猶豫」。

                        不過記者發現,在PE投資整體疲軟的2月份,在線教育卻逆勢而上。教育培訓領域的創投交易波動最小,融資總規模不降反升。據CVSource投中數據統計,其融資總規模同比增長275%。具體來看,多家在線教育獲得大額融資,包括兒童有聲閱讀APP凱叔講故事、兒童英語學習平台叮咚課堂等8家在線教育平台獲得超億元融資。

                        私募股權投資低位運行整體而言,當前私募股權投資仍處於低位運行態勢。據CVSource投中數據統計,2020年前兩個月,中國私募股權投資交易持續低谷,交易案例均不足100起,尤其2月交易案例數量僅56起、同比減少63.4%;融資總規模僅27.59億美元,同比減少69.18%。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有關2月下旬發出的「7號文」或將對其構成深遠影響,主要體現在以加強投資財政審計和考核要求下,政府基金管理人面臨管理、協調、風控三大方面的壓力,寄望受惠於此的子基金或面臨新一輪上遊資本篩選周期,募資環節適應於此需要時間。

                        相關行業的投資變化同樣引人關注,包括製造業、IT及信息化、互聯網等傳統吸金行業在2月份出現明顯下降,製造業10起,融資規模7.63億美元,出現數量同比增加但規模減少的情形;醫療健康沒有逆勢起飛,也出現了投資案例數量和融資規模下降。從細分輪次來看,戰略融資佔主導地位,案例數量共計44起,佔比高達78.57%,融資總規模達9.46億美元、佔比34.31%。

                        有投資人對此表示,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疫情。包括盡調和訪談停滯,導致長期規劃中的投資反饋無法順利進行,而在企業尚未復工前,投資機構的當務之急是幫助企業提供現金流方面的融資對接,而非繼續開展新的投資。

                        該經理表示,這將對機構的管理和風險把控提出更高要求,甚至是推倒重來。「原來我們如果作為一個小的LP,在投資股權結構中不起主導作用,但現在要以實際投資的績效作為基金存續、計提管理費的重要依據,就不得不從源頭上引起重視,所以會對項目有一個穿透,但這無疑是在加重當前機構管理的壓力。」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注意到,PE投資目前處於投資低位運行階段。今年2月,交易數量及規模雙雙創新低,交易數量僅56起,交易規模不足28億美元。

                        從目前來看,政府投資基金(包括產業基金、引導基金等)仍是部分VC/PE的主要募資來源,但統計結果顯示,GP/LP對於投資新基金的能力和意願降低,導致基金設立大幅減少,數量僅為64隻,創出歷史新低。

                        北方某政府引導基金管理機構總經理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2月下旬由財政部發出的《關於加強政府投資基金管理提高財政出資效益的通知》(財預〔2020〕7號,以下簡稱7號文)將對政府基金的投資帶來管理、協調、風控三方面的影響。

                        即便是有了考核體系和數據回測的樣本,現在還要在協調考核盈虧之間同相關考核部門進行接洽,將對現有工作效率進行稀釋。「如此一來,我們的合規風險實際上是在加大的,因為管理母基金去做投資,很多時候是接着政府好幾期投資的計劃去跟下面做空頭支票的。在考察投資績效后,這樣的投資機構隱患極大,機構將越來越看重實繳,寧肯基金規模小一點,也不願意空轉好多年。而且萬一政府領導換班,還得面臨前後難續的尷尬,非常難做。」

                        對於一再萎縮的募資節奏,業內目前並沒有把疫情影響當作唯一的制約因素,而是來自政策調整后的機構適應過渡的反應。

                        業內稱投資越來越謹慎投融資乏力也影響募資環節的進程,早前已有多位機構人士向記者表示,今年一季度的募資任務無疑將被順延,全年的募資計劃肯定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CVSource投中數據統計,2012~2018年,引導基金數量增加1092隻,複合年均增長率為39.09%;設立引導基金自身總規模增加17971億元,複合年均增長率為68.74%,但與2015年、2016年的高速增長相比,2018年及2019上半年政府引導基金的數量和自身總規模增速開始大幅放緩。

                        該經理表示,投資會越來越謹慎,中小型基金的募資將更加受制約,甚至一分錢不會給。當然,如果能幫助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方面予以資金和項目的綁定,也不失為一種妥協的方式。總而言之,現在從政府拿錢的好日子將會越來越難。

                        蘇州工業園區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副處長高昀表示,銀行或許能給予一些幫助,但即便能夠復工,企業上下游如果不能同時協同的話,也會有很大問題。能否給予資本以中長期的投資信心,關鍵在項目投后的穩定性方面,當務之急已經不能再漫不經心地花錢。

                        每經記者任飛每經編輯肖芮冬今年以來,私募股權投資受到「防疫」和「7號文」的多方面影響。

                        2月,僅49家機構完成新基金成立,環比減少71.68%,同比減少48.42%。從機構成立的新基金數量來看,有42家機構僅成立1隻新基金,5家機構成立2隻新基金,1家成立3隻,1家成立9隻。

                        今日关键词:民众支持法国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