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收购北大-许振东也确实收购了一家证券公司——2017年

广州横枝岗古墓

日本商業網青鳥的高管們,不斷被許振東請到日本,與各種商業、官場人士見面,暢談合作。要合作的項目,有時候是地產,有時候是廠家,但更多與資本市場相關——許振東至少提議過收購5家在日上市的企業。

他是許振東,今年55歲。他曾是北大青鳥的董事長、實際控制者,青鳥系一度在內地資本市場聲名顯赫。如今,他仍是多家青鳥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因種種事端,許振東住進四季酒店。2015年,中國證監會向許振東開出禁入證券市場10年的罰單。

從香港到日本《等深線》記者了解到,在2014年後,許振東即多次前往日本,2016年開始,他幾乎在日本常住,並於2017年向日本提出了工作申請,目前持有工作簽證,需每年注簽一次。

在日本,放高利貸需要相應資質,許振東他們並不具有這種資質。與他一起的李堅,亦為北大畢業生,1981年赴日,曾與日本彈珠大王岡田和生(Kazuo

2016年,許振東離開香港,前往日本居住。他已經擁有了香港護照,因此,在2015年8月,他註銷了北京戶籍。

但蹊蹺在於,彼時LCHD的股價僅六七百日元,普濟堂為何以2倍溢價收購?據日媒報道,收購所用的30億日元資金,其中22億日元來自於一家名叫YMM的日本企業,而該企業由日本人新近註冊,其關聯公司從事水培青菜業務。

另外的8億日元,則將來自宣武公司。而LCHD原由本荘良一擔任社長,但其後因操縱股市被日本警視廳起訴,2018年6月,其辭職,接任者則是地產商人金子修。2019年8月,LCHD曾公告稱,因面臨63億日元借款問題,其缺乏能力解決,股價隨即暴跌。

據此前報道,在那之前,許振東曾任職北京黃河電子技術公司總經理,中國ORACLE(甲骨文)公司市場部經理,海南證券信息服務公司董事、總經理(1992年1月至1993年9月)。

事實上,較大的一筆資金,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500萬元)是以商業名義匯入日本,進入恆潔公司。但最終,卻變成了許振東和官某(女,26歲)現在居住的一棟別墅。這棟別墅位於東京神宮,雖名為別墅,但面積不過200平方米左右。

Okada)相熟,岡田和生在2018年曾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所涉事項中亦牽出李堅。

據說,許振東還獲評甲骨文全球年度銷售24人之一,但從後來的表現看,在證券公司的經歷,似乎對他影響更多。許振東主導下,青鳥系曾一度成為當時「買買買」的代表,2008年,《財經》(博客,微博)雜誌在列舉其一系列資本操作后,稱「青鳥不再僅是軟件公司了,它更像是一家投資公司」。

還有一位年齡較大,現在從事與高爾夫相關工作的紀某某,她為許振東提供翻譯,也不斷帶他認識着日本的各種人物。

2015年,中國證監會作出處罰:許振東被禁入證券市場10年。所涉事項,則是青鳥華光在2007年至2012年期間關聯交易虛增營收、利潤問題。這算是在資本操作層面,給了公眾一個答案。

進入2019年,日本的《ZAITEN》雜誌報道稱,許振東與李堅合夥,以一家名為天悅的公司,向後藤學院放貸1.5億日元,要求後者每月返還本金1000萬日元及月息5%,違約時則計息為15%。

許振東的父親許繼孔出生於山東青州,從軍多年,曾獲嘉獎令,于文革時支左進京。按照許振東在悼詞中的說法,其父為人忠厚,也因此,文革后未被趕回原籍,得以留在北京。

在東瀛日本,數名年輕女子(其中一人為女藝人卓亞君),用「朝陽」「崇文」「恆潔」「金山」等帶有北京元素的名字,註冊多家公司,成為許振東隱秘的商業網絡的結點所在。甚至,他還收購了一家日本的證券公司。

但現在,一家名為普濟堂的企業正在介入,該公司由黃某梅在東京某住宅區內註冊,但未能發現任何招牌。黃某梅也是一名年輕女子,被指與許振東關係密切。更直接的證據則是,普濟堂的資金來自於宣武公司。

許振東想象中的資本格局似乎並未建立,給青鳥系企業高管們描繪過的美麗未來,也遲遲不能變為現實。近日,記者了解到,因債務問題被金融機構訴訟后,青鳥系企業、映瑞光電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位於上海臨港(600848,股吧)自貿區的土地廠房,已被查封,正面臨被拍賣風險。

這似乎是許振東在國內早期資本操作的翻版,他曾宣布介入搜狐等知名企業中,但最終又無果而終,這一過程里,相關公司的股價曾出現大幅漲跌。

許振東的未來命運,又將幾何?截至發稿,青鳥系相關企業、高管未做回應。

不過,初到日本時,或許考慮到人口眾多,許振東分發給各位女子的資金並不豐厚。以朝陽公司為例,其支付各位女子的工資為每月2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6萬元)——這也是日本法務局規定的外商投資公司法人報酬均價,不過,她們的房租、保險、水電費、保姆費、其親友來日費用等,均由公司承擔。

火葬場的攻防戰》為題,報道了日本上市公司廣濟堂幕後資本爭奪,許振東再次以「神秘嘉賓」身份亮相,其背後的資本操作卻頗為熟悉。

vibe等北京、香港等關聯公司的匯款。

不過,在這樣意向性呈現后,青鳥的高管們回到國內,向日本匯款——最初接收資金的是朝陽公司,之後則有恆潔等公司接收來自kirim、lucky

Incubator(風投)、瑞穗證券高級中國經濟分析師、三菱日聯證券首席中國經濟分析師」。

不過,在2004年介入北京東直門地塊后,青鳥遭遇前所未有的複雜局面:北京城建(600266,股吧)、華遠地產(600743,股吧)、國浩集團等知名企業均曾介入爭奪,出現過大量訴訟,所涉交易、貸款金額分別高達58億元、31億元。

2018年,許振東曾與該公司多次談合作、介紹購併之事。

許振東在日本留影 圖片來自網絡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等深線》記者 郝成 東京、北京報道

2018年5月,日本名為立花惠美的女子,註冊了金山能源(日本名為:金山エネルギー),該公司與官某註冊的恆潔公司為同一註冊地址。其後,由金山能源收購了一家太陽能(000591,股吧)公司——國海能源,山崎則成為收購后公司管理成員,但不久后,山崎也離開了該公司。知情人稱,山崎作為知名人士,後期開始對許振東等人保持距離。

持續爭奪之下,一度導致東直門交通樞紐工程滯后,勉強在北京奧運會前完成外立面工程后,多方矛盾再次爆發,導致後期鮮有人敢於接盤。

可以確定的是,許振東再未返回過中國內地。來自北大青鳥的人士證實,2018年3月3日,許振東父親在京病逝,許振東在日本淺草寺和護國寺焚香遙祭后,託人致悼詞,臨末講道「我一定會回來的」。

Bid,公開要約收購),令其控制權爭奪激烈起來。後期,LaoX株式會社社長羅怡文身影出現,許振東則由此現身。

被日本投資人更多關注的,則是普濟堂參与收購上市地產企業LCHD的事情:9月,LCHD公告稱,北京北大青鳥投資公司將通過普濟堂以30億日元,購買其31%的股份,摺合每股1750日元。附帶條件是新增5人擔任董事,名字中出現北大青鳥副總裁徐柱良。

楊芙清帶隊為我國開啟了「青鳥工程」這一著名軟件工程研究,「讓軟件設計從手工作坊式變革為工業化生產」。1994年,為更好轉化「青鳥工程」科研成果,北大青鳥軟件有限公司建立,許振東于年底加入。

許振東的這種謹慎,表現最為極致的一次,是女藝人劉某某的母親來日,因護照入境目的不符問題被過問一晚,許振東因此警覺,並立即取消了去香港的行程。「幾乎是風聲鶴唳,但他很少談自己的事情,比如他究竟牽涉誰的案子。」在日本見過許振東的人稱。

而青鳥系企業高管中,鮮有人知曉許振東的具體住處。每次見面,都是在他人住所,或者公開場合,即使在酒店,許振東也會選擇在大堂而不是房間見面。

「這是咱們的了!」許振東常向來日的青鳥系企業高管們宣稱。但更多時候,那些談過甚至簽約了的球場、土地、酒店,最終都以悔約的方式取消交易(日本可以在簽訂7日內毀約)。

報道稱,廣濟堂從年初由美國貝恩資本(Bain Capital)主導MBO(Management

《等深線》記者掌握的有關法定材料顯示,這四人分別為許振東註冊了朝陽(劉某某)、宣武(蔡某某)、崇文(官某,實際註冊為「恆潔」)等京味兒十足的企業。

日媒在報道臨末評價稱:在日本經濟水面下,一些中國人的操作,正在導致混亂出現。而隨着報道頻繁,北大青鳥的高管們稱,許振東在日本的行蹤更加隱秘了起來。

  2019年初,北湖9号的青鸟总部门外,迎来一批举牌讨债的人,而债务数额,只是每个月几百万元。当事一方一度宣称,要去日本找许振东要钱,北大青鸟方面对此未作回应。

許振東也確實收購了一家證券公司——2017年,由朝陽公司出資買下東京的一亞證券(日本名為:ワンアジア証券),該公司早期法人是一個叫山崎的日本人。山崎曾在野村證券工作,出版過幾本書,更參加過議員競選,所以在資本圈頗有些名聲。

這份工資,可以為這些女子和許振東帶來工作簽證——但需要每年回本國注簽一次。這些女子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工作。

更不巧的是,不久前,在日上市的GFA公司有人被捕,該公司被指與暴力團伙有關,且曾威脅向媒體爆料的內部人。而

現在,許振東已經擁有香港護照,為此,他在2018年5月註銷了北京的戶籍。

《等深線》掌握的匯款記錄中,不少地址、開戶名稱均與青鳥系企業有關。但相關公司、高管未對此作出回應。

一年前,自己的父親去世的時候,許振東託人帶來悼詞。悼詞里,他說一定會回來的。但現在,身在日本的許振東,正因為涉入當地的高利貸等問題,而引發當地關注。

漂流於東瀛的許振東,已經卸去了北大青鳥董事長職務,但《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獲得多份材料表明,青鳥系的部分公司與許振東仍有資金往來。許振東還頻繁邀請青鳥系高管前往日本考察、旅遊。

官某則於1993年5月出生於中北部某省。此外,有此特殊關聯的,還有另外一名女性。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李商隱名句中的青鳥,傳說是一種三足神鳥,系西王母的信使。身在日本的許振東,通過邀請青鳥系企業高管來日,持續傳遞着他的資本雄心——《等深線》記者核實,許振東通過多名年輕女子,在日本註冊了一系列企業,並收購了一家證券公司。

除了依舊念念不忘的資本市場,許振東還與大阪府官員交往,試圖在那裡建立賭博事業。實際上,大阪府的議會曾多次討論是否建設賭城,但迄今並無結果。

廣濟堂以印刷、出版為主業,但實際其收入很大程度依靠子公司東京博善,後者的收益來自於在東京的6所火葬場。「它是廣濟堂的大半以上的收益來源。」日媒報道稱。

名單中另一個名為「孫田夫」的人,我國公開信息中介紹稱,其系秦立資本株式會社代表合伙人,曾旅日30年,「曾任職日本債券信用銀行、日本IBM、Dream

5年前,他是盛名在外的港島四季酒店住客之一;3年前,他避居日本,至今再未回國,即便父親去世,也只能隔海弔唁。

劉某某 圖片來自網絡劉某某曾簽約的創盟音樂,與北大青鳥音樂集團存在關聯:2005年,華納唱片原總裁許曉峰離職后,出任創盟音樂總裁,並先後成為北大青鳥音樂集團深圳、廈門公司董監高,集團總裁。現在,他還是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的研究員。不過,許曉峰拒絕向《等深線》記者透露相關詳情。

劉某某與許振東合影 圖片來自網絡

1988年6月出生於南方沿海的蔡某某,早年曾出現在青鳥系企業中,但後期已被從工商資料中替換。目前,蔡某某並不常居日本。

《等深線》記者 郝成 攝影火葬場攻防戰「技法」2019年8月末,《ZAITEN》雜誌及《夕刊富士》東京版再爆新料,後者更以《大動蕩的廣濟堂

公開資料顯示,1964年2月16日出生的許振東,於1983年9月考入北京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后又在該系攻讀碩士研究生。許振東的恩師楊芙清,則於1983年晉陞為教授,並擔任計算機系主任。

特殊關聯人1983年10月出生於西部的劉某某,以藝名卓亞君,成為一名歌手,還曾出演過影視劇。其一首《洛麗塔》(也是美國小說、電影名,其講述的是少女與中年男子的情愛故事,還被概括為一種文藝、服飾風格)曾一度頗受歡迎。也曾有著名導演、音樂人與其合作。

Buy-Outs,管理層收購),轉為TOB(Takeover

今日关键词:兰多夫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