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特大陆业绩-也正因为嘉楠科技太依赖于数字货币矿机业务

                                      特斯拉发布电皮卡

                                      根據李小加當時的公開發言,他認為,三大礦機巨頭是傳統業務沒有業績的持續性,賺錢非常多是因為以前的數字貨幣市場沒有面臨嚴厲的監管,後來監管開始管了,那麼通過礦機業務來上市,也許就很難賺錢了。

                                      有行業人士告訴券商中國記者,嘉楠科技想要反超比特大陸,只能加碼AI芯片,在搶先上市后,其很大可能會真正發展AI芯片業務,在礦機業務上它沒有太多的可能性,比特大陸想做AI芯片的原因也在於此,它深知這個領域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線,但卻是礦機巨頭轉型下一階段競爭的核心。

                                      但是即便這麼大的體量,行情差的時候,業績說虧就虧,凸顯了礦機芯片業務面臨的極大波動性和風險,這是三大礦機決定發展AI芯片的一個因素。

                                      能夠養這麼多人,是因為比特大陸的確擁有強勁的盈利和現金流。根據公開披露的信息,從收入角度看,比特大陸2017年的總收入為25.18億美元,較2016年的2.78億美元增長806.95%。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的營收分別為25.17億美元、28.45億美元;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的凈利潤分別為7.01億美元、7.42億美元,也就是說,在行情最好的時候,比特大陸一年的凈利潤差不多50億人民幣。

                                      嘉楠科技到底應該怎麼估值?也正因為嘉楠科技太依賴於數字貨幣礦機業務,其描繪的AI芯片業務至少就目前的營收結構看,仍然還處於講故事的階段,市場這種既期待又懷疑的糾結心態,也反映在嘉楠科技的股價上。

                                      今年以來,關於強力整頓數字貨幣的各種政策不斷出爐,數字貨幣市場面臨極大的市場壓力,到今年年初到年底,這種政策幾乎每個月都有相關的表示,整頓的動作一直都沒有停下來。

                                      值得一提的是,許多股票投資者,並不願意股票市場上的投資,過多牽扯到數字貨幣市場。如果買礦機巨頭的股票變成了買數字貨幣,或者過於依賴於數字貨幣市場波動,這可能是難以接受的。這或許也是嘉楠科技想發力AI芯片業務的另一考量。

                                      嘉楠科技解釋稱,2018年比特幣價格的下降導致礦機銷售量和平均售價大幅下降,由於比特幣價格在2019年第二季度才開始回升,而其業務總體上落後于比特幣價格的上漲。

                                      AI芯片決定三大礦機未來座次?

                                        嘉楠科技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时,全球最大的矿机芯片巨头比特大陆,还继续挣扎在创始人反目为仇的宫斗剧新闻中。

                                        从招股书的营收结构也可以看出,嘉楠科技虽然强调自己的AI芯片的定位,但实际上它至少现在都只是一家数字货币矿机企业。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构成可以看出,2017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13.03亿元,AI产品收入为零;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26.99亿元,AI产品仅为30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9.45亿元,AI产品为140万元。

                                      通過AI SaaS平台,嘉楠也希望能夠長期提供數據分析。該策略的實施將簡化AI解決方案的開發流程,確保為客戶帶來更好的體驗,併為其未來提供的SaaS服務創造穩定的收入流。招股書顯示,目前嘉楠正在開發第二代28nm AI芯片。與前一代產品相比,新型芯片面向5G場景研發,並大幅提升算力與能效,將用於智能零售、智能駕駛等新場景的探索。第二代芯片的量產有望在2020年第一季度開始。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成功登陸納斯達克前,嘉楠科技曾嘗試通過「借殼」登陸A股,尋求新三板上市及港股上市,但均以失敗告終。從數據上顯示,嘉楠科技雖然今年第三季度業績表現不俗,但從前三季度的總體情況看,相比於2018年前三季度總收入24.3億元,嘉楠科技今年前三季度的營收下滑嚴重,降幅高達60.5%;凈利潤虧損了2.4億元,而在去年前三個季度,這家礦機巨頭還有1.5億的凈利潤,今年不僅分文未賺,虧損的數字還加倍奉還。

                                      例如,為了促進智能門鎖的應用,嘉楠將低成本、高性能的AI SoC與不同的算法結合在一起,並提供有條件的訪問服務。嘉楠通過每月進入的次數向客戶收費,而不是一次性購買硬件。

                                      不過,比特大陸的體量比嘉楠科技大的太多,比特大陸擁有全球礦機市場份額的一半以上,頂峰之際擁有超過3000名員工。雖然因為數字貨幣市場的行情低迷,影響到了礦機業務,導致公司大規模裁員,但比特大陸也擁有接近1700名員工。

                                      此外,該公司還計劃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第三代12nm AI芯片,預計將適用於邊緣和雲計算。

                                      2018年上半年還能賺取幾十億人民幣凈利潤的比特大陸,到了去年下半年就立刻陷入業績寒冬, 2018年下半年,隨着市場的冷卻,礦機市場受到波及,極度依賴礦機業務的比特大陸第三季度虧損了7.4億美元。進入2019年後,情況也並未好轉,2019年第一季度,比特大陸又虧損了3.1億美元。

                                        一切都怪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性实在太大,从而影响了矿机业务的销售。2019年1月23日,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达沃斯论坛上首次回应,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核心原则。

                                      不過,成功實現在美股納斯達克上市的嘉楠科技,在傳統主營業務上,與比特大陸完全是不同的兩個級別,但AI芯片對所有的礦機巨頭而言,都處於同一個起跑線。

                                      除了面臨比特大陸的行業對手的競爭壓力,業績虧損的原因可能還在於礦機芯片巨頭,太依賴數字貨幣的行情。

                                      募資縮水近八成,業績太過依賴比特幣行情

                                      那麼通過三大公司所描繪的AI芯片呢?在沒有業績貢獻的背景下,李小加顯然也不願意相信。

                                      嘉楠科技終於成為第一家IPO的礦機巨頭,這家總部位於杭州的公司,實際上在比特大陸的體量面前,還小得多,但嘉楠科技卻在關鍵時刻奪取了市場的注意力。

                                      根據媒體報道,嘉楠科技旗下AI芯片勘智K210已經實現在智能樓宇、智能家居、智能能耗和智能農林業的部署和應用。2019年3月,嘉楠啟動AI芯片商業化。據悉,截至2019年9月30日,嘉楠在半年內向AI產品開發人員交付了超過53,000件芯片和開發模組,出貨量在3個月內獲得2倍增長。同時,嘉楠已經與30多家AI算法公司合作,為終端消費者開發整體的AI解決方案。

                                      根據嘉楠科技披露的財務數據顯示,今年前9個月,嘉楠科技實現了9.5億元人民幣的營收。其中,Q3表現亮眼,營收、產能與出貨量均獲成倍增長。本次上市,嘉楠科技確定發行1000萬股ADS,每股定價9至11美元,募資金額9000萬至1.1億美元,較此前招股書披露的最多募資4億美元,金額縮水近八成。將主要用於高效能計算及AI芯片領域的研發。

                                      對數字貨幣礦機業務的依賴,實際就等於依賴數字貨幣的價格走勢,數字貨幣的走勢又受到許多政策的影響。

                                      考慮到在傳統礦機芯片業務上,嘉楠科技難以超越比特大陸,三大礦機巨頭一直都在謀求發展AI芯片,同時該領域對三大企業(比特大陸、嘉楠科技、億邦國際)而言是同一起跑線,因此AI業務可能將取代礦機業務,成為決定三家企業未來座次的關鍵。

                                      嘉楠科技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嘉楠正以AI芯片為核心硬件,創建一個AI SaaS平台,為終端客戶提供整合硬件、算法和軟件的整體人工智能服務,創建一個完整、開放的生態系統。根據不同的物聯網場景需求,AI SaaS平台能夠為AI終端客戶提供AI芯片模型、算法、定製軟件和用戶界面的優化組合。

                                      實際上市場對此類企業的估值一直處於爭議當中,按照數字貨幣金融公司估值,抑或按照科技股芯片股進行估值?這給市場帶來了一些爭議,但從11月22日的市場看,嘉楠科技上市首日的開盤后股價瞬間達到12.60美元,較發行價9美元狂漲了40%,但隨即開始面臨拋盤壓力,股價迅速回落,最終嘉楠科技的首日表現未能出彩,當日股價就跌破9美元發行價,暗示了市場對其前景保持了某些謹慎。

                                      因為,許多股票投資者,並不願意將其在股票市場上的投資,過多的與數字貨幣市場進行嫁接,如果買礦機巨頭的股票變成了買數字貨幣,或者依賴於數字貨幣市場,可能是不被接受的。

                                      趁着全球最大礦機公司陷入宮斗劇中,11月21日,全球第二大礦機巨頭嘉楠科技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市場,股票代碼CAN。

                                      但這種說虧就虧,把業績綁定於數字貨幣資產上的企業,對許多未曾嘗試幣圈投資的傳統投資者而言,可能將無法接受此類企業的估值方式或價值觀,也就是說,如果嘉楠科技、比特大陸不能改變其依賴於數字貨幣市場的業務模式,可能也沒有辦法吸引足夠多的投資者。

                                      因此,當比特大陸、嘉楠科技以及億邦國際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后,當時正處於市場下跌階段。港交所或許也被礦機公司這種業績波動性驚到了,以至於最終遲遲不予批准上市。

                                      股權層面,截至IPO前,嘉楠科技董事李佳軒持股16.2%,董事長兼CEO張楠賡持股16%,聯席董事長孔劍平持股12.1%,董事孫奇鋒持股5.8%。董事及管理層合計持股50.8%。

                                      比如在嘉楠科技的礦機業務上,由於礦機的高能耗,用電量極高,挖礦也受到了政策的管制,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佈關於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通知稱,按照《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改委公安廳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大數據發展管理局關於檢查清理整頓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通知》,自治區聯合檢查組赴部分盟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進行聯合檢查。

                                      今日关键词:王源联合国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