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时间药店-医院的部分医生却推荐患者去医院外的药店去买药

                                    江苏卫视春晚阵容

                                    王春生身體還算硬朗,現在仍能參与一些農活,在家做一些手工藝品賣錢供着老兩口的零花跟醫療花銷。「我們雖然買了醫保,但是基本上用不到。都這麼大年齡了,去鎮上不方便,也不願意麻煩兒女。我感覺從村裡看病跟鎮上醫院看病,最後的花銷都差不多。從村裡看病,大夫還能上門輸液,去鎮上醫院輸液必須辦住院手續,才能報銷。鎮上看病花的也多,差不多是村裡看病的兩倍,最後報銷下來,跟在村裡看病花費差不多。」他說。

                                    2019年10月中下旬,正是魯西北平原黃河北岸的齊河縣仁里集鎮秋收時節,到處洋溢着收穫的喜悅,但村民李大壯(化名)卻高興不起來。

                                    時間財經通過走訪這座小鎮時發現,當地農民在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普惠下,該小鎮的醫院醫生讓患者到藥店拿葯的情況並不是個例。時間財經就此事聯繫仁里集鎮衛生院辦公室。該醫院相關負責人黃先生表示,相關領導都不在,對此事不太清楚。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時間財經表示,葡萄糖型固體飲料實際上不屬於藥品的範疇,既然稱為飲料,就不能屬於藥品範疇。

                                    「這家藥店緊挨着醫院,就在醫院西側幾百米處。現在社會太正常了,醫生看病自己家開藥店。」一位知情者對時間財經透露。

                                    醫生開藥店按照醫院門診就診流程,醫生開藥后,需要患者拿着就診卡到藥房拿葯。然而,醫院的部分醫生卻推薦患者去醫院外的藥店去買葯。

                                    事實上,醫院醫生對於藥店藥品的推薦不僅限於兒科,在相關病人就診時也屢有此類現象發生。據當地村民李先生向時間財經講述,「有一段時間腸胃不太好,去醫院看病,醫生說醫院沒有這種葯,去醫院西面藥店去買,我們也不懂,只能聽醫生的,讓買什麼葯就買什麼葯。」

                                    據《健康時報》報道,過度醫療在全國各地都存在,不僅具有普通性,而且成為明規則。比如患者感冒,查一個血項、開點葯就行,但很多醫生卻讓做胸透、拍片子、輸液,幾元十幾元錢就治好的病,少則數百元,多則上千元。

                                    大病治不了,小病看不好?隨着經濟發展水平的提高,國家對鄉村投入的加大,鄉村基礎設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醫院,學校都是新建的現代化的樓房,但與城市相比,鄉村醫院醫療硬件設施仍相對簡陋,鄉村醫院醫生在診斷水平相對較低。

                                    「我老伴平常小病不斷,但沒有大病。這幾年,每年換季感冒的時候都會輸幾次液,村裡的衛生室的大夫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給你輸液。每次輸液都有五六天,每天花費大約45元,對我們來說已經很多了。」仁里集鎮某村79歲的王春生(化名)對時間財經表示。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每年輸液量超過100億瓶,相當於13億人口每人每年輸液8瓶,遠高於國際上每年每人2.5到3.3瓶的平均水準。央視曾報道,過度輸液將導致一些不良後果,不僅容易堵塞毛細血管、降低人體免疫力、損傷人體肝腎等器官、造成人體不良反應,嚴重甚至可導致休克和死亡。

                                    這就造成鄉村居民過度醫療的隱患。時間財經從多為村民處獲悉,很多人每次看完病都往家抱回一堆葯,根本吃不完。「鄉下看病,醫生只知道給病人拿葯,吃藥好不了,就輸液治療,再治不好就去縣城醫院看病。」當地某村民說。

                                    農村缺醫生,更缺會看病的好醫生,有水平的醫生,早就離開了鄉村,這是一個普遍現象。甚至有村民調侃:「大病治不了,小病看不好」。

                                    到醫院就診,卻被要求到外面藥店拿葯,對於這種情況,時間財經再次詢問院方。黃先生轉達院方相關領導的回復:「有時候,我們醫院在遇到不同患者情況下,確實存在沒有相關藥物的情況,藥物本身效果好,就推薦他們去藥店買。有些藥物不在國家基本藥物之列,醫院只讓進基本藥物,基本藥物滿足不了群眾的需求。」

                                    家住臨齊河縣的仁里集鎮某村的高艷茹(化名)剛剛出生的兒子到了該接種疫苗的時候,她去鎮衛生院給孩子打疫苗。高艷茹向時間財經介紹,「醫院兒科的醫生,接種完疫苗以後,這名醫生就開始推銷一些嬰兒補品,讓我去一家藥店去給孩子做體檢。」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當地村民郭女士身上。據悉,郭女士因心臟不好,去醫院挂號就診,醫生同樣以醫院沒有相關藥物為由,推薦醫院西側的藥店去買葯。

                                    令人震驚的是,「後來聽到一些人說,這名醫生就藥店的老闆。」高艷茹說。

                                    「我去鎮衛生院看病,大夫開藥方的時候,有些葯醫院沒有,讓我去附近指定的藥店去買,只要是推薦的葯,有些葯在藥店還賣的都特別貴。」李大壯告訴時間財經,他是齊河縣仁里集鎮某村民,因為天氣轉冷,感冒發熱的病人也增多,沒曾想卻又如此遭遇。

                                    「我感覺藥店賣的葯有些貴,藥店老闆給推薦了一些嬰兒補品,正好那天測出黃疸超標,拿了3種葯,一種是萬玉鑫牌維生素AD滴劑,一種為葡萄糖型固體飲料無水葡萄糖,另一種忘掉了。一共花了200多元。」高艷茹說。她回家給孩子吃了幾天才發現,有一種是保健食品。

                                    時間財經以感冒咳嗽為由,挂號就診仁里集鎮衛生院。醫生的診斷時間沒超過3分鐘,就診斷為咽炎,並表示,「少食辣,忌煙酒。」隨後,便開了近80元的藥物,兩瓶神奇牌川貝枇杷糖漿,兩盒消炎藥。

                                    鄉村衛生室只有對老人才上門輸液,年輕力壯的年輕人、跟孩子就沒有這樣的待遇。時間財經走訪當地的一些診所發現,秋冬季節,尤其是幾個家在當地名聲較好的診所,每天都存有大量輸液的人,甚至比鎮衛生院還要多。

                                    82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曾公開批評這一現象——部分公立醫院院長之間互相攀比營業額,而不是比發展了什麼新技術。彼此以創收高低論英雄,而不是看攻克了什麼疑難雜症。當醫生與病人之間的關係純粹變成商家與消費者的關係,一些亂開藥、亂檢查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如果說一味逐利是市場行徑,那麼過度醫療就是謀財害命。

                                    似乎當地農民群眾已經對此事已經習以為常,甚至有些村民表示,「具體事兒咱知不道,現在都這回事兒,你自己開藥店,去藥店拿葯,醫生也有提成,這不是普遍現象嗎?」

                                    仁里集鎮地處魯西北平原,隸屬德州市齊河縣,轄99個行政村,人口5.1萬人,耕地7000公頃。與省會濟南市隔水相望,距齊河縣城37公里,距濟南市22公里。

                                    時間財經從院方黃先生處對上述這名醫生的身份得到了確認。黃先生表示,「他(上述兒科醫生)不是開藥店的,他愛人是開藥店。他在醫院工作,但不是醫生。」但是對於醫生推薦患者去藥店買葯一事,這一情況並不清楚。

                                    今日关键词:南京辟谣自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