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情况证监局-国盛证券上半年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为44.48亿元

加多宝与中粮和解

上月,證監會發佈《機構監管情況通報》,逐一點名券商股票質押業務存在問題。彼時,通報顯示,近期監管對近年來股票質押規模增幅較大的9家公司進行了現場核查。而今,相關公司的監管檢查結果陸續出爐。

在監管不斷加碼之下,券商股權質押風險再次引起行業關注。

而根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公司數據,截止10月8日,A股市場質押股數為6012.22億股,市場質押股數佔總股本9.02%,市場質押市值為45414.77億元,整體質押水平較年初緩解明顯。

江蘇證監局——南京證券:在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中,存在對融入方准入盡職調查不充分、融出資金管理不完善的問題。

不難發現,今年上半年,中小券商在股權質押業務方面發力尤為明顯。對比之下,一眾頭部券商業務卻有所壓縮,將股權質押業務作為重點調控對象。有券商明確在半年報中表示,公司主動降低股票質押規模,採用多種途徑積極化解風險,報告期內股票質押業務餘額較歷史峰值收縮近1/3。

此前,在《機構監管情況通報》中,監管部門重點指出近期券商股票質押業務的五大問題:

陝西證監局——中郵證券:未針對各項目具體質押率調整標準制定相應的內部制度,具體質押率估算隨意性較大,制度不完善;對客戶融資用途未跟蹤了解划入客戶其他賬戶后的具體投向及用途,相關分支機構報送的《貸後跟蹤情況報告》未顯示所做的跟蹤和核查工作具體情況

一是業務定位不清,盲目追逐利益。個別證券公司仍將場內股票質押交易當做一項交易性業務看待,忽視了信用風險管理,盲目追逐利益。

深圳證監局——英大證券:2018年3月以來開展的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存在盡職調查不到位、融入方和標的證券管理不夠嚴格、履行存續期管理職責留痕不充分等問題。

五是貸后風險管理流於形式。有的公司對於資金用途的跟蹤核查工作流於形式,對於資金從專戶劃出,但未划入融資方名下約定賬戶的情況,公司未能及時發現。個別公司僅以電話溝通進行貸后管理,且未見溝通記錄留痕,難以保證貸后管理效果。

行業監管不斷加碼從行業角度來看,近期券商股票質押業務已有所回調。

例如,作為此次遭遇監管函的6家券商中唯一一家上市券商,南京證券在其60億元的定增方案中,擬將25億元用於包括融資融券和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在內的信用交易業務。彼時南京證券表示,融資融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等信用業務是公司利潤的增長點,但是與其他中大型券商相比,公司業務規模較小,業務收入佔比不高,需進一步提升規模和轉化率。

江西證監局指出,按照證監會部署,江西證監局對國盛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進行了現場檢查。經檢查發現,國盛證券在在開展股票質押業務時未嚴格執行公司的內部制度,未落實合規經營要求,因此對其作出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具體來看:廣東證監局——萬聯證券:在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中,對融入方盡職調查存在較大缺陷。

三是審核把控不嚴,質押率設置不嚴謹。個別公司部分項目的評審結果為「有條件同意」,但後續是否落實了相關條件不明確;個別公司未按新規要求制定質押率設置標準,質押率設置較為隨意。

個股質押超限0.56%被罰在國慶節前,國盛證券收到來自江西證監局的一份監管函,加入一眾因股權質押而遭遇監管的「難兄難弟」隊伍之中。

根據節前協會下發的8月財務經營情況簡報數據,證券公司2019年8月股票質押餘額為5057.600億元,環比下降1.28%,較年初規模下降18.18%;實現股票質押利息收入28.14億元,環比下降3.98個百分點。

不過,即使踩雷訴訟的情況時有發生,股票質押業務對於部分券商而言仍是不容錯過的盈利點。在近期上市券商披露的多份定增、配股方案中,「擴大信用(資本中介)業務」成為必備項目。

在各家券商監管函陸續落地並「對號入座」后可以看出,仍有部分公司的處理結果尚未現身。而隨着股票質押業務監管不斷加碼,後續遭遇監管措施的證券公司或許仍會增加。

湖南證監局——財富證券:在開展股票質押業務中,待購回期間未能持續有效地對融入方經營、財務、對外擔保、訴訟等情況進行跟蹤。

券商中國記者根據各地證監局網站不完全統計發現,今年8月中旬以來,不足兩個月的時間里,除國盛證券之外,另有5家券商因股權質押問題被當地證監局採取行政監管措施。

8月以來,已有國盛證券、南京證券等6家券商因股權質押問題而遭遇監管函,且其中多數問題與通報情況相一致。而在對號入座之後,仍有部分問題未獲「認領」,後續遭遇監管措施的證券公司或許仍將有所增加。

6家券商因股權質押被點名上月,證監會發佈《機構監管情況通報》,再次對股權質押問題「敲山震虎」。彼時,通報顯示,近期監管對近年來股票質押規模增幅較大的9家公司進行了現場核查。而今,相關公司的監管檢查結果陸續出爐。

不過,近年來國盛證券股票質押業務規模的確有所增長。根據國盛金控(002670,股吧)半年報披露,國盛證券上半年股票質押業務規模為44.48億元,較年初增長20.84%。而按照中證協統計口徑,國盛證券上半年股票質押利息收入為1.38億元,同比增長43.25%,增幅排入前十陣營。

二是風險意識不強,風控措施不足。個別證券公司仍簡單按照一定質押率確定融資金額,對融入方信用評估、還款來源、資金流向等把關不嚴,大量新增以受限股為標的的質押。

四是盡職調查不完備、甚至缺乏盡職調查。個別公司對於展期項目沒有形成盡職調查報告,有的項目盡職調查缺少拍照、訪談記錄等必要留痕,有的訪談筆錄缺少訪談對象簽字,盡職調查的有效性、真實性存疑。

圖片來源:Wind深交所發佈的股票質押回購分析報告指出,深滬交易所股票質押回購業務規模持續下降,紓困覆蓋面進一步擴大,平倉風險可控,但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的信用風險需進一步緩釋。各方仍需協力化解控股股東股票質押信用風險問題,股東應當敬畏市場,對風險早發現早處置;證券公司則應當發揮綜合優勢,將股東紓困與提升上市公司質量結合。

具體來看,國盛證券的違規之處在於:2018年8月29日,國盛證券為客戶宋睿辦理了標的為雲圖控股(002539,股吧)的股票質押業務,質押數為5750萬股,融資額為1億元。在該次質押完成後,雲圖控股市場整體質押比例為48.56%,超過了國盛證券風險管理委員會制定的「單一A股股票市場整體質押數與其A股股本的比≤48%」的風險限額。

公開信息顯示,宋睿為雲圖控股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2018年底前持股38.94%。此前,宋睿曾多次在紅塔證券、華西證券等處進行雲圖控股的股份質押。而雲圖控股的第二大股東牟嘉雲持股12.2%,其質押情況同樣頻繁。在此情況下,國盛證券不小心「跨線」的情況可想而知。

由於各家券商股權質押規模數據並未披露,但以上半年股票質押業務利息收入情況來看,上述公司大多增幅在業內名列前茅。中證協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郵證券實現股票質押利息收入6424萬元,同比增長133.66%,增幅衝進行業前五。此外,國盛證券、南京證券、財富證券增幅均在30%以上。

今日关键词:广西发现天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