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基金CEO-这部分薪酬不包括约4660万美元尚未授予的股票奖励

圆明园马首回家

公眾普遍對金融高管薪資的大幅增長不滿,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薪酬獎勵正受到密切關注。這給資產管理公司帶來了壓力,它們必須在在激勵頂級員工和緩解民眾不滿之間取得平衡。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規定,年度薪酬披露應包括某一年所有現金收益和基於股票的激勵支付。股票獎勵可能會從授予到兌現股票的這段時間內大幅增值。因此,一些分析師認為,用股票兌現時的現值,而不是授予股票獎勵時使用的公允價值估計薪酬會更加合理。按照這一衡量標準,芬克去年的實際薪酬(基本工資、現金獎金和已授予股票)增長62.2%,至5125萬美元。

在歐洲,CEO薪酬的削減更為普遍。安石集團的馬克·庫姆斯的薪酬縮水2/3,而在倫敦上市的對沖基金管理公司曼氏集團的埃利斯的薪酬縮水逾一半。業內人士表示,基金公司CEO薪酬與金融市場表現密切相關,而金融市場在2018年表現相當糟糕,基金公司的產出指標如人均收入也有所下降,這也增加了CEO薪酬的下行壓力。

貝萊德今年4月曾報告稱,芬克去年被減薪400萬美元,薪資減少14%至2400萬美元。這意味着貝萊德宣布的CEO報酬低於來自監管部門的數字。芬克當時表示,他對貝萊德股價的表現「深感失望」。貝萊德股價去年下跌23.5%。不過,這部分薪酬不包括約4660萬美元尚未授予的股票獎勵。

最賺錢CEO小幅降薪仍為同行2倍以上貝萊德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去年也位於薪酬減低名單,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規定的信息披露,2018年,芬克以2650萬美元的薪酬榮登共同基金行業榜首,較上一年的2770萬美元下降4.3%,當年,這位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的掌門人的薪酬仍是其他共同基金公司掌門人的兩倍以上。

從美國來看,降薪非常普遍。總部位於紐約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公司智慧樹(Wisdom Tree)首席執行官喬納森·斯坦伯格的總薪酬下降35.5%,至略低於200萬美元。自2016年初以來,智慧樹的股價已下跌57%,而斯坦伯格的薪酬在過去兩年裡下跌了64%。其他薪酬下降的美國首席執行官包括富蘭克林鄧普頓的格雷格·約翰遜、景順的馬蒂·弗拉納根等。

過去10年,根據貝萊德偏愛的薪酬衡量標準,芬克的薪酬約為2.508億美元。但包括既得股份和期權后,芬克自2009年以來的實際薪酬接近4.11億美元。這還不包括附加在股票和期權獎勵上的股息的價值。

基於業績的可變薪酬構成了每位資產管理公司CEO薪酬的很大一部分。決定CEO薪酬的複雜安排使得薪酬體系十分複雜。衡量所得報酬是否公平的一個簡單方法是,以年度收入的比例衡量首席執行官的薪酬。按照這一標準衡量, 芬克在這一指標上的得分不錯,僅為貝萊德收入的0.18%。

降薪是主旋律近24名歐美資產管理公司的年度報告和監管申報文件顯示,美國和歐洲基金公司的8名首席執行官和10名首席執行官在2018年減薪,主要原因是管理成本上升和不利的市場走勢,影響了資產管理公司的利潤。

對於企業而言,首席執行官薪酬現在甚至變成「聲譽問題」,因為巨額獎金很快會引起政界和公眾的注意。市場內部人士指出,目前的薪酬體系過於惠及首席執行官、董事會成員以及薪酬顧問,並不利於普通員工和公司股東。

也有公司逆勢加薪,如伊頓萬斯(Eaton Vance)首席執行官托馬斯·福士特的薪資漲幅為17%,至1240萬美元(約為8800萬人民幣),為美國所有CEO中增幅最高。伊頓萬斯報告稱,截至2018年10月31日的財年,公司吸引了173億美元的新增業務,這是該公司連續第23年吸引到正向資金流入。

今日关键词:江姐托孤信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