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国家投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有多大

                                      中国联通被约谈

                                      所以「一帶一路」往往會把設施聯通這個工作放在首位,它的意義就在於此。

                                      黎維彬:「一帶一路」的倡議從提出到現在也就是幾年的時間,而基礎設施往往是投資大、周期長,並且「一帶一路」參与的國家越來越多,也就是說空間越來越大。

                                      基礎設施投資對推動「一帶一路」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一帶一路」的發展對於基礎設施投資的需求巨大。

                                      設施聯通帶來巨大投資需求NBD:「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的重點,為何如此看重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

                                      政策溝通,實際上就是兩國政府之間要聯繫在一起,它的落腳點首先就要落在設施的聯通上。一般來說,基礎設施的投資最大,所以設施往往關係到兩國的政策,它是政策溝通在當前的一個落腳點。要想貿易暢通,沒有設施聯通,商品運不出來,所以設施聯通又是貿易暢通的一個基礎。民心相通上,因為設施聯通起來,就會給老百姓帶來非常多的便利,設施的聯通給老百姓帶來的便利,就便於民心相通。資金融通是貿易上實物過來、貨幣過去,實物順暢了,貨幣也就融通了。

                                      我估計,「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投資,20年都有得做,都是巨大的需求空間。

                                      「一帶一路」的「五通」之中,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為何會如此看重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一帶一路」基礎設施投資的需求有多大,基礎設施投資的錢從哪裡來?

                                      中國的外匯儲備是有限的。所以我認為,在融資的過程中,只能是中國拿出一部分錢作為引導基金,世界的項目就應該用世界的錢來共同建設。現在我們在金融方面「走出去」、利用各種成型的手段,把世界的資金集中到「一帶一路」項目上面來,還有很大的差距。所以應該積极參与世界上的各個資本市場,並且要善於利用貸款、債券、股票、保險、租賃、基金等在世界上都比較成熟的手段,勇於參与。

                                      NBD: 推進「一帶一路」基礎設施融資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努力呢?

                                      為尋求答案,在9月6日至8日由太和智庫發起主辦、每日經濟新聞·每經智庫戰略合作的第三屆「太和文明論壇」期間,《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專訪了國家開發銀行原首席經濟學家黎維彬。

                                      設施聯通首先要空間聯通起來,從現在來看,五個「通」當中,任務最重的還在於設施聯通,所以它有極大的空間。

                                      所以國開行乃至於後來參与到國際合作的各家銀行,很多都是從基礎設施開始的。特別是非洲,因為基礎設施落後,只有把基礎設施建起來了,才會走出一條路,就是從資源變產品,產品變商品,商品才賺到利潤,然後形成良性的發展。所以這個空間是巨大的。

                                      「一帶一路」基建需求空間大NBD:您提到資金,包括國家開發銀行在內的多家金融機構都在加大對「一帶一路」提供融資規模,解決了哪些問題,有哪些進展?

                                      黎維彬:我覺得儘管我們國家在「一帶一路」融資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還是有缺陷:一說到「一帶一路」好像都是要用我們國家的資金,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

                                      NBD:一直以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投資不足成為關注焦點,您覺得其中有多大的空間和缺口呢?

                                      比如歐洲,不僅是要發展海上的運輸,還要把陸地的因素加起來,像中歐班列、航空等,所以海陸空的投資空間極大。但是這個裡邊既有機遇又有挑戰。對於企業和人民來說,建立這樣的一些設施,既要很多錢投資,同時也可以為資源流通、商品交易帶來很多的便利,又可以賺很多錢。

                                      黎維彬:我們都知道,「一帶一路」當中,我們提出來的是「五通」: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我認為設施聯通和另外四個「通」有很大的關聯。

                                      黎維彬:國家開發銀行實際上從2006年開始,就加大了對各個國家的投入,一開始投資都是在基礎設施上面,並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說委內瑞拉有石油,但是委內瑞拉的油到不了中國。中國給了它第一筆80億美元的貸款以後,加強設施建設,我們的「兩桶油」就進去了,就可以打開這個通道,把委內瑞拉的石油和中國的消費者連接起來了。從委內瑞拉來講,把千年蘊藏在地底下的產品變成了商品;從中國來看,因為我們的資源是多煤、缺油、少氣,中國缺少石油,這樣就補充了我們的不足。

                                      今日关键词:韩国贩卖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