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发行境外-低到尘埃里的融资利率

芭莎慈善捐款名单

物以類聚,企以群分。除了根正苗紅,上述房企還擁有若干相同的特質:信用評級高,盈利能力強,財務穩健。比如中海,長久以來,中海始終擁有標普、惠譽和穆迪三大國際評級機構給予的中資房企中的最高評級。

如此之低,低到塵埃,意味着什麼?

低到塵埃,真的會開出花來嗎?

據統計顯示,包括中海、華潤、保利發展、招商蛇口、萬科等,這些擁有央企或國資背景的房企,今年上半年的融資利率平均在4%左右。

數據蕪雜迷人眼,一言以蔽之,中海此單融資,四「低」成一「高」,達到了迄今內資房企融資史上從未企及的高度,可謂「頂峰中的頂峰」,孤「單」蓋全行。

高達15%的債券票面年息,創下近年來內資房企境外融資的最高成本之一——消息一出,四座皆驚,業內嘩然。

「很多也不一定姿態就低,我們也有上趕着的。」

中海的2.9%,泰禾的15%,兩者如此之大的利差,着實扎眼。要知道,泰禾憑藉1300多億的銷售額已經躋身2018年中國房企TOP20,其打造的泰禾院子IP已是譽滿江湖,遍地開花。

這個夏天,可堪房企融資的最冷的夏天。

靠《奇葩說》成名的音樂人臧鴻飛,曾在一檔音樂節目里大胆描繪音樂圈鄙視鏈:「做搖滾的瞧不起做流行樂的,覺得俗。玩爵士的瞧不起玩搖滾的,覺得稚嫩。玩古典樂和朋克的誰都看不起,覺得其他人全是傻X。」

夏去秋涼。7月12日,國家發改委發文要求,房企發行外債只能用於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還需詳細披露其海外發債的具體情況和資金用途。這意味着房企境外融資渠道將進一步收窄。

「還得起錢的。」

據媒體報道,7月8日,中海地產首次在香港設立境外中期票據(MTN)計劃。其中10年期美元債以3.45%的票券息率,創造了債券發行利息成本最低記錄,這也是中海歷史上10年期債券的最低利息。

如此一來,在資本眼裡,房企融資鄙視鏈大概如此:家世顯赫、信用好、盈利強的央企或者有國資背景的,妥妥的世界第一等;第二等,則包括雖然出身好可是自身能力一般的,以及規模處於碾壓級別的民企;第三等,有一定規模可是負債高企、信用評級一般的房企百強;第四等,民企性質的非地產百強,對不起,出門右轉不送。

尤其是在這個夏天——2019年的這個夏天,二季度寬鬆像北京的春脖子一樣短,房企融資收緊的消息,又如夏雨滂沱驟然而至,境內外發債、信託機構、ABS等融資手段紛紛受限,尤其是一度被視作主流渠道的信託資金,更成為金融監管重點中的焦點。政策轉向的效果已經顯現:6月,房地產信託成立規模465.83億元,環比5月縮水227.61億元,降幅超過30%。

低到塵埃,真的會開出花來嗎?

如此可見,低,不單是一種姿勢,更是一腔愛意。

那沒有背景加持的呢?來看以碧桂園、恆大、融創為代表的頭部民營房企。據統計,上半年,恆大累計發行四次優先票據,其中三次的利息利率均超過10%;融創公告上半年融資金額超200億,利率7%左右。錢還是能借到的,只是融資成本相對較高,哪怕你是行業三甲。

某著名信託公司人士稱,房地產信託的平均利率已達到12%左右,主動上門談合作的房企源源不斷,且姿態謙遜,眉眼含笑。不過,也有例外。

中海地產也說,會。估計用的是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語氣。

能借錢的就拼了命努力借錢,日子實在難過的,也有賣項目融資渡過難關的。畢竟,活下去,最重要。

毫不諱言,在資本眼裡,也是存在一條「房企融資鄙視鏈」的。

以正榮、富力、力高等為代表的中小型房企,融資成本長期處於高位。據統計,今年前兩個月,富力地產發行三筆美元債,共計13.25億,平均票面利率超過8.5%;3月,正榮地產發行2億美元2022年到期的優先票據,年利率達9.15%。更有甚者,今年上半年弘陽地產3億美元的票據利率達11.5%,力高集團1.104億美元債的利率達11%。

在這個最冷的夏天,有人站在山巔上,志得意滿,一覽眾山小;也有人身在谷底處,奮力一搏,徒呼不姓趙。

「你們會對什麼樣的房企上趕着呢?」

品牌房企百余家,百媚千紅各不同,資本市場為何獨愛中海這一種?

因此,對房企來講,在這個最冷的夏天,低成本的資金,像是一件華美的袍子,沒有一個虱子,暖身暖心又漂亮。低到塵埃里的融資利率,真的能讓房企「生如夏花」。估計中海地產投資者的臉上,真的能開出花來。

資金,是房企生存發展的生命線,彷彿血液之於身體一般,而低成本的資金,無疑則是汩汩奔流、動力強勁的血液。如果將房企競爭比作一場800米比賽,如中海這般,還未開跑,就已領先別人兩個身位了。

當然,凡事有例外。像世茂、龍光這樣的民營房企,其美元債利率能夠做到5%至6.5%之間,也是獨一份的特殊存在。

更值得一提的是,中海此次發行的5.5年期20億元港幣固息債券,訂單峰值超過58億港元,票息最終低至2.9%,創下中資企業境外公開市場發行的最長年期港幣債券,一舉刷新了同行業的最低利率。

如此可見,低,不單是一種姿勢,更是一種資本。

在「規模為王」的時代,眾多房企搏命一樣,衝刺各自銷售新紀錄,可在資本眼裡,光大、光快是不行的。

在中海創下行業最低利率記錄三天後,7月11日,閩系房企泰禾集團宣稱,以15%的利率完成4億美元的境外債券發行,債券期限為3年,每半年支付一次。

一個普遍被接受的行業預測是,今年下半年,房企融資監管會更加嚴格,融資渠道將進一步受限,大額融資將減少,融資成本將進一步被推高。

紅塵男女,姻緣千萬,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拋開那些驚世情愛,煙火紅塵,俗世標準,無外乎顯赫之家世出身,優雅之容貌氣質,高明之情商手段。對應到內資房企,這三者大抵是企業性質、信用評級和盈利能力。

如此環境,要想活下去,姿態愈發重要了。

能夠在當下市場環境下,拿到如此低的利率,中海所代表的是處於融資鄙視鏈頂端的存在。中海拿下同行最低利率之後11天,又一央企華潤股份公告稱,發行50億元中期票據,利率為3.62%。雖不如中海的2.9%那般驚艷,也足以令一眾同行艷羡不已。另外,央企保利上半年融資超過200億,綜合利率低至3.6%。

如三者集大成,那資本市場簡直要非你不娶。而若三者皆不沾,對不起,等待你的,很大概率是鄙夷的眼神和高高的利率。

每個行業,都有一條鄙視鏈。房地產圈也不例外。

張愛玲說,會。在一張給胡蘭成的照片的背面,張愛玲這樣寫: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里。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里開出花來。

今日关键词:斯特恩突发脑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