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信贷融资-置换方式将以贷款置换贷款、非标(上一轮置换对象是政府债务

台军被爆简直直销

今年6月,防範化解融資平台公司到期存量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意見下發,一些具體要求得以明確。「文件下發后,相當於給銀行機構壯了壯膽。」前述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師說。據記者了解,去年四季度即有部分股份行參与置換隱性債務,但近期參与機構明顯增多。

這實際上在強調項目應財務可持續:如果置換不具現金流的項目債務,將可能形成「旁氏」,加劇金融風險;而如果置換有現金流的債務,則是基於項目本身的資產收益性考慮,從而使之符合「市場化」的原則。

「整體上是利好,但如果置換的規模過大,可能會擠占其他行業的信貸資源,因此應嚴格按照要求進行,並適度控制好規模。」 前述券商固收首席分析師說。

置換「別人家」的空間在市場人士看來,101號文已允許金融機構置換「自家的」隱性債務,但能否置換「別人家」的隱性債務存疑。該股份行的信貸指引則指出可以置換其他金融機構隱性債務。

7月10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報道,某股份行已下發隱性債務置換文件。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採訪了解到,去年10月國辦發〔2018〕101號文下發后,部分股份行及城商行參与了置換隱性債務的嘗試,但規模不大,近期國有大行也在跟進。

置換后將對銀行、融資平台的資產負債表產生影響。上一輪置換后,商業銀行資產端「貸款」變為「地方政府債券」,這一輪則是期限拉長。對於商業銀行而言,城投貸款仍是優質資產,置換符合規定的隱性債務可以緩解「資產荒」壓力。對於城投而言,置換后可以騰挪出資金去償還其他債務,減輕到期債務壓力,緩釋債務風險。

「財務可持續就是要求項目具備現金流,存量隱性債務中有現金流的業務可能只有10%左右。隱性債務規模各機構測算數據不一,但大體在30萬億-40萬億。測算來看,能置換的隱性債務規模可能在3-4萬億之間。」某大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師對記者表示。不過他補充稱,現金流的認定存在空間,具體取決於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

記者了解到,去年隱性債務認定時,部分有現金流的項目也採用財政擔保等方式融資,因此被計入隱性債務。這類項目主要包括地鐵、高速公路、供水、供熱等,相關項目形成的債務將是置換的對象,但這類項目的佔比並不大。

前述下發文件的股份行則要求,置換授信應具有經政府審定的債務化解方案及明確的還款資金安排,同時應謹慎評判還款資金安排的合理性、合規性及充足性,還款資金未能妥善落實的不得介入。

多位銀行人士反饋,所置換的隱性債務要求對應具體項目且原有存量債務發生時間需在2017年7月14日之前。此外,要求原項目財務可持續。

另一種場景是大行、股份行置換中小行的信貸。由於近期一些風險事件的衝擊,中小行同業存單和二級資本債發行並不順暢,可能面臨縮表壓力。縮表的過程中,資產端城投信貸資產亦可能成為「賣出」的對象。一些銀行人士認為,這部分可能成為大行、股份行置換的對象。

西南地區某AA園區城投公司人士表示,最近公司在和一家國有大行談置換的問題,主要是置換園區建設形成的有收益的債務。「城投是相對較好的資產,利息各方面都有保障。」他表示。

中部省份某銀行信貸部人士介紹,分行最近在做置換隱性債務的工作,要求融資平台主體符合總行的授信政策。具體看,以優質的省市級平台為主,一些低層級的平台不在考慮範圍之內。「具體置換需要一家家審批,利率、期限根據具體情況確定。」他說。

對於項目收益則有特殊要求。中部省份某政策性銀行信貸部人士表示,目前分行主要是置換「自身」的隱性債務,而且要求項目具備現金流,以地鐵、高速公路等項目形成的債務為主。

西南某地市一股份行人士介紹,當地置換的隱性債務需是2017年7月14日之前形成的。本地城商行先介入,然後四大行跟進了。「做這個業務既有投放,又有不錯的回報。」他說。

江浙地區一縣城投公司負責人介紹,今年5月有一筆1.3億的債務到期,后和當地城商行協商,達成了展期的協議。

新一輪債務置換已開啟。與上一輪不同的是,這一輪置換的對象是隱性債務,置換方式將以貸款置換貸款、非標(上一輪置換對象是政府債務,以發行地方政府債券的方式置換貸款、非標等)。相同的是,這都將緩釋融資平台的債務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信貸置換隱性債務這一方式只是將債務期限拉長,但債務餘額並沒有改變,仍需進一步化解。

項目收益可持續去年10月份下發的國辦發〔2018〕101號文指出,在不增加地方政府隱性債務規模的前提下,對存量隱性債務難以償還的,允許融資平台公司在與金融機構協商的基礎上採取適當展期、債務重組等方式維持資金周轉。此後已有部分商業銀行介入這類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因為涉及到財政擔保等因素隱性債務並不合規,但按照相關規定進行的置換則合規。前述下發文件的股份行要求,置換前業務合規性問題不影響本行置換后資產安全性,且不能出現新的合規問題。

隱性債務的承貸主體仍是融資平台,但目前融資平台已剝離政府信用,銀行在投放置換貸款時也會考慮承貸主體的風險。宏觀層面上,需在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之間平衡。

記者採訪了解到,一種可能是以低成本信貸置換高成本的非標。這一場景下,如果非標資產是銀行通過通道投放的,那麼這類置換還符合了「非標回表」的要求。

今日关键词:苹果将推5g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