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市场风险-投资市场分为避险资产和风险资产两大类

漫威首位华裔英雄

至於避險資產方面,聯邦基金利率下調,理所當然增加了債券的吸引力。資金成本隨之下降,當然也有利於黃金和日元等標的持倉,並最終帶動風險資產與避險資產的「雙升」。

不過,央行不可能無緣無故改變貨幣政策,降息、降准甚至印鈔、推量化寬鬆都要講求「出師有名」,若不是經濟與就業市場急速下滑,胡亂出手改變資金成本,最終將帶來惡性通賬。

其它重要數據,如非農就業指數、工業訂單、生產物價指數、紐約州製造業指數和零售銷售等,無不是低於預期,又或是持續下跌,甚至創數據紀錄以來最大跌幅,可見美國挑起貿易糾紛已經損及自身利益。

在筆者看來,這種情況之所以能夠發生,原因之一在於美聯儲開始意識到經濟增速逐漸放緩,希望透過減息等寬鬆貨幣政策來刺激市場,讓經濟重拾增長動力;又或是企業與個人利息開支減輕了,變相增加了可支配收入,為股市重新帶來上升的借口。而其它風險資產也因預期需求增加,因而普遍能受惠價格上揚。

傳統意義上,投資市場分為避險資產和風險資產兩大類。避險資產主要包括黃金、日元等,價格相對比較穩定,每當投資市場風高浪急,上述資產很容易成為資金的寵兒。相反,股票、新興市場貨幣和原油等商品則被定義為風險資產。如果經濟在一段時間內晴空萬里,再加上資金成本相對便宜,投資者就很喜歡把資金投入風險資產,並希望賺取更佳回報。風險資產和避險資產彷佛天使與魔鬼,罕有一同出現的時候。

為什麼齊升齊跌的「異象」往往與牛市周期終結相關?

然而,就目前情況來看,美國經濟數據正反映增長動力每況愈下。以最近公布的採購經理指數初值為例,已經自2018年4月的56.6輾轉下滑,最新已連跌5個月至50.1,僅處於擴張區間,較去年4月的56.6高位相去甚遠。

然而,最近市場上卻發生着這種罕見現象:美債上升,日元也同樣急速上揚,至1美元兌108日元。金價也一度挑戰1440美元/盎司;而在另一邊,多國股市反彈,標準普爾500指數再創3002點新高,上證綜指雖然有所波動,但6月底也再次站上了3000點,恒生指數也在挑戰29000點。與此同時,人民幣、南非蘭特、俄羅斯盧布、巴西雷亞爾和印度盧比等,自5月低位都分別上揚,配合油價也處於60多美元附近的位置——此情此景,恰似魔鬼和天使一同顯現。

事實上,類似上述風險資產和避險資產齊升齊跌的現象儘管罕有,但過去也曾經多次出現。例如在近30年的時間里,分別於2007年、2000年、1997年、1995年和1993年等年份就明顯出現過。而這些日子,大多都是牛市周期的尾聲。

今日关键词:赵丽颖产后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