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工资政策-按上述方法核定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

合肥大猩猩出逃

其次,可適度放寬繳費工資基數的上下限。如果改用新的城鎮平均工資核定方法,將會使得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繳費工資基數上下限區間整體下移,導致繳費收入在短期內出現下降。為了降低調低繳費基數對繳費收入的衝擊,可考慮將繳費工資基數的上下限適度放寬:將繳費工資基數下限調整為上年城鎮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的50%;將繳費工資基數上限調整為上年城鎮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的4倍。這樣做,不僅可進一步強化我國城鎮職工養老制度的「互濟性」和「代際供養」,而且還可進一步強化高收入人群的「自我供養」。

從需求端看,近幾年我國經濟增速「下台階」應該和需求側「真貨幣」供應不足,致使供給側產能利用率長期處於低位,經濟的增長潛能無法得到充分發揮有很大關係。自2011年起,由於貨幣部門執行偏緊的貨幣政策,導致我國工業部門產能利用率長期低於80%—85%的正常值水平,中國經濟的潛在增速沒有得到充分發揮。

第四,進一步完善養老賬戶跨統籌區域、跨制度的轉移接續機制。2009年底,由國務院轉發的人社部和財政部聯合制定的《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關係轉移接續暫行辦法》(自2010年1月1日起執行),基本解決了流動就業人口(主要是農民工)的城鎮企業職工養老保險跨統籌區域轉移接續的問題;2014年2月,人社部印發《城鄉養老保險制度銜接暫行辦法》,基本解決了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和城鄉居民養老保險之間的制度銜接問題。但是,上述轉移接續政策在具體執行過程中,也存在轉移接續手續繁瑣、辦理成本高、轉出地和接收地利益分配不均、對不同年齡段轉移人群的制度歧視以及跨地區和跨制度的養老套利等問題。這些問題的存在,不利於調動個人、企業乃至地方政府的參保積極性,需要通過建立覆蓋全國的養老保險信息網絡、進一步提高養老保險的統籌層次以及推動城鄉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並軌等更為終極性的制度變革來徹底加以解決。

從供給側看,近幾年我國國內儲蓄率相比2010年50.9%的峰值雖有所下降,但降幅並不大,目前仍保持在46%左右的較高水平。在技術進步和人力資本發展方面,本屆政府一直在大力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創新指數和勞動生產率指數一直保持穩步增長態勢。在勞動力供給方面,由於勞動力的絕對年增速大都維持在千分之十之內,且非常穩定,因此,其對潛在經濟增速的影響通常較小。對於我國而言,更有意義的是農民工人數增速的變化,因為它反映的是我國勞動力從低生產率部門(農業部門)向高生產率部門(工業和服務業)轉移的速度。從統計數據看,近幾年我國農民工人數增速出現明顯下降,但這種下降並非因農村勞動力枯竭而產生的一種自然的下降,而是由於近幾年國內經濟增速下滑,工業和服務業吸納農民工的能力下降所致。由以上分析,我們可大致得出結論:近幾年我國最大潛在經濟增速雖有所下降,但降幅可能並沒有實際經濟增速的降幅那麼大。而且,國內儲蓄率的下降主要與需求側貨幣供應不足,導致供給側經濟的平均產能利用率長期處於低位有關。

建立健全國有資本補充社保基金的有效機制。2017年11月,國務院印發了《划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明確按照試點先行、分級組織、穩步推進的原則完成國有資本划轉工作,充實社保基金,提升基金的抗風險能力。繼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推進國有企業發展、強化國有資產監管,提高國有資本回報,多途徑建立國有資本補充我國社會保險的戰略儲備機制。各省(區市)也可結合本地實際,因地制宜地建立地方性的社會保險戰略儲備機制,以地方財政補貼,土地出讓金部分劃撥,地方國資利潤上繳、資本變現和資本划轉等多種方式,充實地方社會保險戰略儲備基金。

我國《社會保險法》規定,城鎮職工有資格領取養老金的最低繳費年限為15年。由於我國城鎮職工預期壽命不斷提高,實際工作年限不斷延長,現行15年的法定最低繳費年限明顯過低。據社保部門統計,目前我國退休人員平均繳費年限(含視同繳費年限)不到26年,其中繳費年限15年的約佔四分之一,20年以下的佔比超過40%。法定繳費年限過低,將客觀上削弱參保人員繳費的「積極性」,不利於城鎮養老保險基金的積累和可持續發展。從提高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可持續性出發,建議立法部門適時修訂城鎮職工領取養老金的最低繳費年限,初期可由目前的15年上調至20年,之後可根據預期壽命的變化進行動態調整。

第三,適當調低養老保險費率。2005年底,國務院發佈的《關於完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將靈活就業人員的社會統籌賬戶、個人賬戶費率設定為12%和8%。2016年4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階段性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費率,對企業繳費費率超過20%的省份,將費率降至20%;企業繳費費率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計結餘可支付月數超過9個月的省份,可以階段性將費率降低至19%。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務院再次宣布,自2019年5月1日起,將企業繳費的最高費率統一下調至16%。以上這些政策措施,都是為進一步推動全民參保,擴大基本養老保險覆蓋面而採取的有效措施。

2015年,我國全面放開二孩政策,2016年出生人口增長率由-1.9%提高至7.9%。但最近兩年,我國出生人數連續兩年下降,2018年降幅更是達到11.6%。因此,從應對老齡化加速,保證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長期可持續發展角度出發,建議國家儘早全面放開並建立鼓勵生育的政策。

我國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運行特點是:就全國而言,總體上收大於支,基金結餘也比較多,制度運行基本平穩;但是,由於各統籌地區基金收支狀況不平衡,如果不藉助財政補助,一些統籌地區當期征繳已經收不抵支,特別是東北三省尤其困難。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完善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儘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指出,2019年政府的主要工作任務之一,就是深化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在加快省級統籌的基礎上推進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地區間養老基金失衡可能引發地方財政的支付風險,終極化解之道還在於實現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全國統籌。從近期情況看,似乎遠水救不了近火,個別省(市)的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基金已經出現赤字,因此,為確保困難省份養老金的持續發放,國家2018年及時出台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因此,中央和地方在積極推動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同時,近期還需通過進一步完善養老金的中央調劑制度,以此化解困難省份養老金的持續支付難題。

首先,城鎮基本養老保險繳費基數有較大下調空間。建議社保部門在核定繳費基數標準時,不僅要將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工資納入統計樣本,而且應將城鎮私營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僱員工資納入統計樣本,只有這樣,才能比較客觀地反映我國城鎮就業人員的真實平均工資水平。據測算,如果按上述方法核定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繳費基數,則繳費基數可較目前水平降低22%。

我國目前的退休政策是新中國成立后,50年代初期確定的,當時人口的預期壽命不到50歲。現在建國已經近70年,全國人口的平均預期壽命已達76歲,城鎮職工的預期壽命則已超過78歲。儘管人口預期壽命發生了巨大變化,但我國的退休政策卻未作出大的調整。截至2017年底,我國參加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退休人數已達11026萬,但平均退休年齡不足55歲。可以說,我國是平均退休年齡最低的國家。平均退休年齡過低是導致我國「供養比」不斷下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收支缺口不斷擴大的重要原因,因此,漸進延遲退休年齡勢在必行。但是,考慮到我國當前就業形勢並不樂觀,新增就業壓力依然較大,加上近幾年化解過剩產能,職工安置任務非常繁重,因此,在制定延長退休年齡政策時,也應充分考慮我國當前國情和社會各界的可接受程度,從長計議,增進共識,穩妥推進。

2018年底,城鎮職工基本養老金累計結餘資金達到5萬億元人民幣的規模,如何實現這一大塊資金的保值增值一直是社保部門和財政部門非常關心的問題。2015年8月,國務院正式印發《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從而拉開了我國養老保險基金投資運營的序幕。《辦法》要求通過實施市場化、多元化和專業化的投資,推動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保值增值。

建立基本養老保險、企業(職業)年金、個人儲蓄性和商業性養老保險多層次養老保險體系,是國際上通行的做法。2004年我國開始建立企業年金制度,採取個人賬戶方式管理,基金實行市場化運行。2015年,國務院下發《關於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明確規定在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基礎上,機關事業單位應為其工作人員建立職業年金。2017年12月,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會同財政部修訂出台了《企業年金辦法》,進一步完善了企業年金相關政策。截至2017年底,全國建立企業年金的用人單位8萬戶,參加職工2331萬人,積累基金12880億元,當年平均收益率5%。在積極推進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工作的同時,拓展第三支柱個人儲蓄性和商業性養老保險體系。2018年財政部印發了《關於開展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的通知》,在上海、福建和蘇州工業園區開展為期1年的試點,為第三支柱養老保險開展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

要通過改革和完善繳費基數以及繳費基數上下限、適當降低養老保險費率、建立養老賬戶跨地區和跨制度的轉移接續機制、改進基本養老金髮放的調整機制等政策措施,推動全民參保,擴大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覆蓋面和實繳率。

在2018年社會保險費徵收體制並軌之前,社會保險費徵收主要有三種模式,即「社保經辦機構獨立徵收」「社保核定、稅務徵收」「地稅機關全權負責徵收」。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決定社會保險費統一由稅務部門徵收。由於稅務部門對企業工資信息掌握得更為清楚,徵收手段更為先進,因此,社會保險費統一由稅務部門徵收,不僅可簡化流程、降低徵收成本,而且還可大幅提高征繳率和征繳基數的合規率。

討論提高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可持續性,不僅要從「怎樣分蛋糕」角度着眼,而且更要從「怎樣把蛋糕做大」的角度着眼。具體地說,政府要在保持價格基本穩定和風險基本可控的前提下,最大化經濟的實際增速。

從以上分析可知,近幾年我國實際經濟增速「下台階」主要與需求側「真貨幣」供應不足,導致供給側產能利用率長期處於低位,經濟的增長潛能沒有得到充分發揮有關。因此,應通過調整總量政策(貨幣政策),儘快把經濟的平均產能利用率拉升至正常值水平,最大程度地發揮我國經濟的增長潛能,只有這樣,我國城鎮職工基本養老制度才能建立在堅實的物質基礎之上。

第五,改進基本養老金髮放的調整機制。要綜合考慮工資增長、物價指數和地區差異等因素,完善城鎮職工退休人員的基本養老金調整機制,以此吸引更多城鎮就業人群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

今日关键词:倪妮偶遇同名空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