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武汉患者-现在任武昌方舱医院C病区的临时党支部书记

                                  新型冠状病毒

                                  武昌方艙醫院改造得匆忙,整個過程只用了36小時。華山醫院醫療隊剛剛進駐時,空調設備還不完備,電力也不穩定,病人覺得很冷,此外用餐流程也不順,不少病人有意見。

                                  相比通風,醫務人員進出病房的流程在院感中更加關鍵。進去時,如何穿隔離衣、防護服、鞋套,戴口罩、眼罩?出來時,又如何把它們一步步脫掉而保證不受病毒感染?這個流程多達十幾個步驟,不光外行弄不懂,即使是醫務人員,也要反覆演練,並照着流程圖操作。

                                  臨時黨支部為醫院緩解了不少壓力。C病區共有200多名患者,但負責這個病區的華山醫院醫療隊只有9名醫生、12名護士,即使加上其他省市支援過來的一些護士,也不足以管理這麼多患者的日常生活。趙炎帶領黨員幫護士發盒飯、收垃圾,還為新來的病人介紹醫院情況、安撫其他病人情緒,給護士幫了不少忙。

                                  一般醫院進出隔離病房要穿過三道防護門,張繼明數過武昌方艙醫院的,六道。

                                  馬昕立刻派大量醫生、護士衝進去安撫病人。同時着手改進設施和服務,發放電熱毯、安裝空調、改善伙食……只用了兩三天,武昌方艙醫院面貌為之一變。

                                  臨時黨支部共有約30個黨員,其中4個黨支部委員。病人在流動,支部成員也在變。昨天,他們剛剛補選了2個支部委員。趙炎說,他前兩天拍的胸片上,白色部分已經明顯減少,現在發燒等癥狀也已消失,可能再過幾天,他的支部書記職務也該移交了。

                                  張繼明胸前貼着醒目的紅色「醫生」標識,他在病房裡走走停停,有時候和病人交談兩句,有時候又轉身向我們介紹院感。他說,方艙內有抽風機把內部空氣往外抽,同時室外的空氣通過門窗吹進來,加上房屋高大,室內空氣質量還是比較好的。

                                  他是25年黨齡的老黨員,現在任武昌方艙醫院C病區的臨時黨支部書記。他2月6日首批入住方艙。次日,臨時黨支部成立。

                                  原標題:在武漢方艙,看見武漢的希望

                                  這裡是武昌方艙醫院。說是醫院,看着卻不像醫院——比籃球場還開闊的房間里,單人床一列列排開,更像軍營,或是大學新生報到時學校臨時開闢的家長通鋪;病人都穿着日常衣裳,午後,三三兩兩走出病房,來到室外曬太陽,就像平時逛街的模樣。

                                  就在交談的時候,病房門口聚集着20多個病人,人手一個大尺寸黑色垃圾袋,都鼓鼓囊囊裝着個人物品。他們是已經治愈的病人,此刻正要出院。用這裏的術語說,叫「出艙」。

                                  2月18日下午,我們在武昌方艙醫院,沒有看到曼舞翩躚的新疆護士,也沒有碰到卧床讀書的「清流」大學生。但我們觀察到了一群日常狀態下的醫生和病人,他們平靜、達觀。在他們身上,我們一次次看到了武漢的希望。

                                  2月5日深夜11點,武昌方艙醫院收治第一例患者。第二天7點半,一下子擁來幾百個病人。「那時我們壓力很大,剛開始啥也不知道,兩眼一抹黑,這麼多病人怎麼管?」馬昕回憶說。

                                  馬昕是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副院長,此次率華山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支援武漢抗擊新冠病毒疫情。2月5日,他的團隊進駐由洪山體育館改造而成的武昌方艙醫院,成為武漢第一批在方艙醫院工作的醫務人員。

                                  臨時黨支部也為病人解決了不少問題。趙炎說,剛來方艙時,病人洗澡不方便,他們就以臨時黨支部的名義,直接向院辦反映。結果,立刻得到了回應,一男一女兩個淋浴房沒兩天就建好了。

                                  醫療隊進駐武昌方艙醫院已近兩周,現在病人病情穩定,各方面越來越順。馬昕說,接下來他要把更多精力轉移到同濟醫院光谷院區,那裡還有華山醫院的另一支團隊,負責ICU(重症監護室)。重症患者此刻更需要他。

                                  算上這批出艙的病人,武昌方艙醫院累計收治的910名病人中,已有102人出院,比例達11.2%。真是個不錯的數字。

                                  流動的臨時黨支部在武昌方艙醫院里,我們遇到了胸前佩戴黨員徽章的患者趙炎(化名)。趙炎47歲,短髮、圓臉、身材壯實,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年輕不少。

                                  院感是指對醫院內感染的控制,或者說如何保證醫務人員不受感染。大到醫院新建、改建,小到洗手、通風,都與院感相關。張繼明制定的院感流程現在已成為武漢各方艙醫院共用的標準。

                                  巡視完一層病房,張繼明又來到地下一層的病房。這裏通風條件較差,因而他格外留心。走了一圈,他發現一扇本該打開的大門關閉了,一問,才知道門口病床上的病人覺得冷。他推開門,告訴病床上的小夥子,「寧願冷,也別悶着,透氣對你們非常好。」

                                  進方艙要過六道門張繼明醫生查看病房的感受,和其他醫生不太一樣。他更像一位建築師端詳自己設計的大樓,或是工程師把玩自己研製的機械。他是華山醫院感染科副主任,武昌方艙醫院「院感」流程的制定者。

                                  剛開始兩眼一抹黑「胸片拍了嗎?」「還發燒嗎?」「要多喝水。」武昌方艙醫院的醫生辦公室里,馬昕正在用平板電腦與125床的病人視頻通話,詢問病情。

                                  今日关键词:迪士尼高层降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