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娱乐新闻>>正文

                                            剧本节奏-杨紫没急着接更多戏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

                                            楊紫告訴記者,現在她對劇本選擇很慎重,「感覺差那麼一點」「很雷同」的戲,楊紫就不太有興趣去接,「我很怕大家對我的期望太大,結果並不滿意」。

                                            因不討喜角色被罵到傷心,楊紫如是安慰自己:說明角色成功了,說明這部戲太火了。

                                            楊紫無奈地說,當時和一些長輩吃飯或是和陌生人見面,對方會問她為什麼不說話,不似《歡樂頌》里那般活潑?她只能驚詫地回以一句:「啊?」「大家一直在說我本色出演,我心想本色啥啊!聽到這個就非常生氣。」

                                            在橫店拍攝《香蜜沉沉燼如霜》的半年,恰是炎熱的季節。「棚里是60攝氏度,一天演10多個小時,很多哭的戲,有時候會體力不支。」楊紫拍完瘦了18斤,「進組是個小圓球,出來脫相了」。

                                            「我給自己設定放假是兩個月,結果沒想到一下子放了6個月。」2019年影視圈賽程近半,競技正酣,90后演員楊紫卻顯得有些「放空」。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拍攝《家有兒女》時,楊紫被宋丹丹的語言天賦、臨場發揮和幽默性格所折服。楊紫透露,她的好多「表演節奏」都是向宋丹丹學習的,「我認為喜劇挺能鍛煉人的,只要演好喜劇了,後面掌握節奏就會比較容易一些」。

                                            楊紫小時候拍戲會「偷師」,觀察那些演藝圈前輩的演戲狀態和節奏。她發現這種「偷師」很有意思,每個演員的「節奏」都不一樣。

                                            楊紫回憶,拍攝中有一場她被抓起來的戲,劇本寫得很簡單,就是胡湘湘跟姐夫說類似「小馬還好嗎?媽媽還好嗎?幫我問好。」這種的台詞。「我演完以後孔導沒說話,他的副導演過來跟我說:『湘湘你想一下在這個時刻你還是這麼平淡的心情嗎?』他給我先講國家大環境,再講小家,我直接就哭了,那場戲我演的和劇本以及我試戲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哭得稀里嘩啦,自己被自己感動了。」

                                            2016年,楊紫出演《歡樂頌》中的「邱瑩瑩」。她自我評價,該劇算得上「第二個《家有兒女》」。但「邱瑩瑩」一角也一度帶來爭議。

                                            楊紫並非該角色的原定人選,她是開機前一周臨時「被提溜上戰場」。楊紫笑言,當時定角官宣一出,各方面都在強烈質疑她肯定不行,她心態反而變得更好了。「我就是想要這種!大家覺得我不行,我就沒壓力,放開演,反而就出來效果了。」

                                            導演孔笙、張開宙風格是把握大格調,然後給演員充分發揮的空間,這令楊紫很欣賞。

                                            識人楊紫:很多路不是你自己設定的

                                            楊紫表示很害怕一部新劇定角官宣后,大家都歡呼「哇是楊紫,她太好啦」的場面。她寧願開播前自己被低看一截,然後迎來口碑「反轉」大翻盤的時刻。

                                            《歡樂頌》播出期間,楊紫恰巧白天在山裡拍戲,沒信號,回來一看網上都在罵她,「全民手撕邱瑩瑩」。「我說這是做錯啥了?觀眾會有點代入,會連你一起罵得很慘烈。我當時是有點傷心,原著寫的邱瑩瑩更腦殘一點,我已經很努力把她演得很可愛了。演員很無奈的一點是你沒有辦法去把這個角色演成完美無缺的人,劇本設定就是那樣的。演員的職業,意味着我要把她的蠢和傻演出來」。

                                            這部戲的最終成績令楊紫很開心,覺得這是老天告訴她,努力就會有結果。 「很多路不是你自己設定的,你都是在等機會找你。沒辦法,你只能努力,誰知道什麼機會找上你呢?」

                                            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楊紫聊起了具有「人生節點」意義的幾部戲。「我很幸運,演完《家有兒女》大家沒有放棄我」。

                                            最近即將開播的新劇《親愛的,熱愛的》,楊紫透露這又是一個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形象。她和演員李現分別飾演專研編程的學霸佟年,以及努力創業帶領團隊在國際賽事中為國爭光的韓商言。

                                            「演的時候好爽啊,我演一個非常高智商的女生,經常在階梯教室里給大學生講課,講人臉識別系統,好酷!另外『佟年』還是一個甜美歌手。這是一個很可愛、善良、智商很高的學霸,很完美。」

                                            《戰長沙》是楊紫自認為老天給予她的節點,因為「業內人會覺得小楊紫長大了,是可以演戲的」。

                                            楊紫舉例,以前跟蔣雯麗一起演戲的感觸是——「她像泉水一樣流到你的心裏,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詞都很溫柔,節奏是慢的,角色很媚,魅力讓你無法去抗拒」。

                                            楊紫蛻變的轉折點,是孔笙、張開宙導演的電視劇《戰長沙》。在這部戲里,楊紫飾演戰地醫院護士胡湘湘,演繹從少女轉變為人妻、人母的成長過程。

                                            過去6個月,楊紫沒急着接更多戲。她頗為謹慎地挑選劇本,或是和朋友到處旅行。放空的時間段里,公司也不會催促楊紫拍戲。「他們其實更多擔心的是我胖的問題,很怕我一放鬆就胖成個球,事實證明就是胖成了球」。

                                            每個試圖以演藝為一生志向的童星,幾乎都會遭遇蛻變的艱難期。楊紫坦言,許多童星最後就堅持不住了,長大后很少接到真正適合自己的戲,而她中途也經歷過想放棄的時候。「我覺得不值一提,老天很眷顧我,一步一步走來,挺幸運的。」

                                            小時候,先是因出演《如此出山》《孝庄秘史》嶄露頭角,12歲參演《家有兒女》,「小雪」一角讓楊紫火遍全國。如今一些年輕藝人見到楊紫,都會忍不住說一句「你是我的童年偶像」。

                                            2018年,楊紫主演的《香蜜沉沉燼如霜》收視大爆。她評價,這部戲「讓更多年輕人再一次認識我了」。

                                            今日关键词:章鱼哥衍生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