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小田-人所共知的作为香港人的黎小田

哈尔滨采冰节

然而,許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黎小田的祖籍是廣東中山,是孫中山先生的正宗老鄉,中山南朗鎮人。他的祖輩早年蹍轉越南,后遷居廣州,又從廣州遷居香港,父親黎草田是香港着名的愛國音樂家。中山是個盛產音樂家的城市,比如三位大師級的人物蕭友梅、呂文成、李海鷹。而黎小田、李海鷹都是南朗人,今年中宣部推薦的新中國七十年一百首歌曲中,南朗人竟然佔了兩首,這就是黎小田的《萬里長城永不倒》和李海鷹的《七子之歌》!

黎小田生於音樂世家,他將一生奉獻給了演藝歌唱事業,寫下無數家喻戶曉的經典歌如《大地恩情》、《胭脂扣》、《人在旅途灑淚時》和《萬里長城永不倒》等,更一手捧紅了張國榮、梅艷芳等,童星出身的他堪稱「全能音樂人」。黎小田的人緣很好,大家都喜歡稱他「小田哥」。

小田哥的英年早逝無疑是香港音樂界的重大損失,也是華人華僑文化界的重大損失,作為他的家鄉人,我們無比悲痛。十二月一日上午,我擬寫了一副輓聯廣為發送:「萬里長城永不倒大師早逝精神永遠不倒,人在旅途灑淚時名作等身文途恆遠方興。」同時建議香港中山社團總會、他的家鄉南朗鎮和中山的媒體組織好追思與採訪,以宣傳黎小田的音樂成就和貢獻,更好地將他作品中的正能量精神和真善美傳統繼承、弘揚好。

去年春節后,我與黎小田又在香港見了一次面。他同樣是來去匆匆,只是還記得認真地對我說要繼續合作。我再次邀請他回中山走走,他答應了。他的家鄉去年十一月舉行首屆稻田音樂節,我與南朗鎮商量為黎小田舉辦一個個人作品專場,邀請他回來,他以太忙為理由推辭了。今年八月中旬,我將新寫的歌詞《香港,中國的香港》發給黎小田,他第二天回覆答應了譜曲,並說「要點時間」。哪知道這是他發給我的最後一個信息。十一月,南朗鎮要舉行第二屆稻田音樂節,我連續發了信息給他,包括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還將音樂節廣告發給他。誰知道這個時候的他其實已經病重入院了。

當我認識黎小田的時候,正是他音樂事業的第二次高峰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逐漸隱退的黎小田,近年來再度活躍在公眾視野。他與薛家燕擔任主持的TVB懷舊音樂節目《流行經典50年》大受歡迎,最高平均收視達到三十點,堪稱近年來TVB周末檔的收視奇迹。黎小田很忙,我去香港與中山鄉親們聚會,他往往是最遲到的一個,又是最早離開的一個,來去匆匆。第一次見面,當他知道我在寫歌詞、主創舞台節目時,就主動說要與我合作。只是幾年過去了卻一直沒有什麽音訊。二○一八年二月十日下午,我突然收到他一個微信,是他手寫的一首歌曲的簡譜,他說突然有了靈感,寫下來讓我填詞。我很快以《追慕》為名填好了詞並以文化賀年名義在《中山日報》刊發。一年多後由中山青年歌手師娟娟在她的個人音樂會上首次演唱,受到好評。

圖:黎小田在麗的電視任職期間,與薛家燕主持綜藝節目《家燕與小田》並推出唱片 資料圖片

這是人所共知的作為香港人的黎小田。

千萬次去追尋,千萬次覓出路,時空在天地間築起美麗畫圖;彎曲的道路承載着一直的信仰,心中的光明點亮夢想無數……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鄉情虔虔,懷念綿綿。小田哥您走好!願您在九泉之下,還能繼續聽到我們合作的《追慕》的歌聲──

黎小田走了!二○一九年十二月一日上午,我收到一個信息,黎小田的秘書在社交網發聲明,證實黎小田先生已經離世,享年七十三歲。黎小田先生走得那麽突然,走得那麽早!七十三歲,在今天的世界,尤其是作為一個音樂人,不能不說是英年早逝!

提起黎小田,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會想到香港電視歌曲的黃金時代──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中期,創作電視歌曲的音樂猛人可喻為一時既有瑜又有亮。當時的無綫有顧嘉煇,麗的則有黎小田,兩者分庭抗禮。

從一九七七年至一九八二年,這五年間,黎小田為麗的電視寫了數量龐大而且質量亦極佳的電視歌曲,像是《變色龍》《天蠶變》《天龍訣》《殘夢》《俠盜風流》《換到千般恨》《勇闖愛情路》《情人箭》《太極張三丰》《浮生六劫》《戲劇人生》《大內群英》《一夕到天曉》《人在旅途灑淚時》《誰會為我等》《大地恩情》《武俠帝女花》《歌吟動地哀》《無奈遙遠祝禱》《甜甜廿四味》《一束小菊花》《遊俠張三丰》《風箏》《大控訴》《怎麽意思》《少年黃飛鴻》《你心徹悟時》……

雖然黎小田是香港音樂界的風雲人物,但與千萬個中山人一樣,作為中山人的小田哥,做事都很務實低調,鄉情濃厚。上世紀八十年代由他作曲的電視劇《大地恩情》拍攝地選址中山廣豐村,與黎小田的推薦不無關係。近幾年,我提出中山與海外鄉親的聯繫工作,要在打好鄉情牌、經濟牌的同時,重視打好文化牌。因此,黎小田與一大批海外中山文化界知名人士就制度化進入了我們的工作聯繫範疇,他們給中山的海外工作和公共外交工作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吹進了一股清新的和風。

今日关键词:90后单眼女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