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宁夏新闻网-他幸运地获学校介绍到《大公报》当派报员

起诉上海迪士尼

懷緬起這位好同事和摯友生前的種種事跡,浮想聯翩,感想良多,難以在一篇短文中道盡,只好把他值得記取的各種優點和做過的好事存於心坎深處,以作為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砥礪前行的借鏡。

「堯兄」,是我的許多朋友對彭啟堯的稱呼,因他是原《大公報》助理總經理兼廣告及特刊部總經理,一幹超過半個世紀,他工作起勁,永不言倦,一生的精力都貢獻給了這家歷史悠久的愛國報紙,而且退而不休,退休後還出任報社屬下的大公盛世公關顧問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發揮餘暉餘熱。

由於彭啟堯具有良好的品德和性格,在社會上交遊廣闊,朋友很多。他一向愛國愛港,熱心為香港社會作出有益的貢獻,因而除了做好本身的工作外,還擔任了好幾個團體的義務管理職位,包括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副理事長、香港廣告業聯會秘書長、香港孟子學院執行副院長、香港中國西部研究與發展促進會秘書長……。雖然這些都是沒有報酬的義務工作,但他都絕不苟且,耗費大量精力和時間,為每一個社團作出重要的貢獻,尤其對資深傳媒會的開拓發展有突出的貢獻,因而廣受尊敬和讚譽。我想,他在眾多同事和友儕的讚語中,會體驗到他引以為傲的人生成就感,相信他是帶着這份珍貴的成就感離開這個世界的。

我們意料不到的是,十多天之前,他還與我們一大群退休老同事茶敘聯歡,那時見他雖然因受病魔折磨而消瘦了一些,但精神仍顯得不錯,他告訴我們,還有一大堆工作待他去做,我們都勸他盡量放低工作,遵醫囑專心治病,並爭取時間多休息。他對我們的關懷唯唯諾諾回應了,轉過頭離開茶座,又返回公司繼續做那永遠做不完的工作,我們只能在心中默默祝福他早日康復。然而,生命無常,過了幾天,知他病況轉差進了醫院,我們到醫院探望過他。再過幾天,噩耗傳來,他驟然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我和同事及好友們無不感到十分悲痛和惋惜,幾個手機群組平台上滿是哀悼之詞,我的心中則浮起一句問話:「堯兄,你為什麼走得那麼匆忙呢?」雖然他永遠不會回答,但我相信這不是他的本意,他絕對捨不得離開他熱愛的工作崗位,尤其捨不得離開曾與他同甘共苦大半輩子的賢妻和他視之如珠如寶的一群兒孫,可是自然規律和人的命運難以抗拒,這是無可奈何的事。

彭啟堯每天除了派報之外,還要在報社各個部門做雜務工作,他先後在廚房、機房、編輯部、校對室等部門工作過,他做每一份工作都十分認真、投入,而且邊做邊學,進步很快,因而深得各部門主管的讚賞。他自知學識有限,平時工餘時間除了自修讀書之外,晚上還到夜校攻讀中學課程和英文。同時,他又學習寫作,投稿到副刊去,編輯們看到這個年輕人好學不倦,都樂意為他修改稿件,並在副刊版面刊登出來。彭啟堯受到鼓勵,更加努力用功自修學習。經過多年日積月累,他的知識水平和寫作水平都大大提高了。

《大公報》有不少優良傳統,其中之一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不論員工學歷,只要他們有進取心,不斷學習,增強本領,便會給他們晉升機會。彭啟堯就是這樣一步步獲得提升,從最低層的派報員提升為校對員,再從校對員升為記者,再從記者升為廣告及特刊部總經理,最後升為報社的助理總經理,職責重要。

圖:彭啟堯因病驟然離世令人扼腕/作者供圖

「堯兄」告別儀式將於本月九日下午在北角香港殯儀館舉行,翌日上午十時出殯,屆時,我一定前去送他最後一程,在他的靈前深深地默禱,願他一路走好!

彭啟堯年屆十四歲小學畢業後,為了幫補家計,讓弟妹們可進學校讀書,他自己輟學,踏出社會謀生。他幸運地獲學校介紹到《大公報》當派報員,每天天未亮就騎着單車回到報社,把一大疊剛印好的報紙放到車尾架上,其中一部分則捲成圓筒狀的「飛機紙」,用牛皮紙和漿糊黏着,然後沿途像擲飛鏢那樣擲上住於唐樓二、三、四樓的訂戶打開的窗口內。不論下雨或打風,每天騎單車派報紙的工作必須按時完成,每月不遲到返工和沒有訂戶投訴,除了工資外,還會獲發勤工獎。

成功非僥幸,彭啟堯獲得報社領導的賞識、提拔,全是他多年鍥而不捨、勤奮努力的成果。我們同事都看到,他不論在哪一個工作崗位,都全力以赴,工作出色,成績有目共睹。他有不少優點,包括待人謙遜有禮,關心同事朋友,樂於助人,凡有事求他幫忙,他總會樂於助一臂之力。

我和彭啟堯一起合作共事數十年,彼此感情融洽,平日無所不談,因而熟知他做人處世的方式和他的成長歷程。他的工作成就也可算是獅子山下勵志的奮鬥故事。出身草根階層的他,幼時住於天台木屋,父母胼手胝足,克勤克儉,養育七個子女,彭啟堯居長,所以小小年紀的他,在旺角勞工子弟學校讀小學時,每天返學前和放學後,都要幫手做家務和照顧六個弟妹。他曾告訴我,在一九六三年水荒年代,年僅十三歲的他,每天都要挑兩個水桶落街到街喉輪水,裝滿兩桶重四五十斤的食水後,就要出盡全身氣力肩挑上幾層樓幾十級樓梯到天台家裏,用來煮飯和洗衫,夏天炎熱,用水較多,他一日便要多次落街輪水挑回家。對一個身軀細小的少年來說,不難想像這是多麼辛苦的工作。當年生活無疑十分艱苦,但彭啟堯懂得,許多窮人的孩子都早當家,自己也是其中一員,所以從沒有埋怨過。

今日关键词:上海堡垒导演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