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皮烏斯香港-「包浩斯」这个德语对香港人已不是陌生的词

海底巨型垃圾场

格羅皮烏斯並沒有因為右翼保守派的反對而退縮,而當時在威瑪執政的左翼政黨也很支持包浩斯的辦學理念。然而在一九二四年,右翼政黨取代了原先執政的左翼政黨,把包浩斯的辦學經費消減了百分之五十,並中止了許多教師的合約。

「包浩斯」作為現代主義的一個代名詞,是二十世紀最閃亮的一張名片。「包浩斯」是德文Bauhaus的音譯,意譯就是「建造房屋」。不過,當你聽到有人說「包浩斯」這個詞的時候,那不是指「建造房屋」,而是特指一所學校,即德國的一所著名的建築及工藝美術設計學院—Staatliches Bauhaus,簡稱「包浩斯」。

格羅皮烏斯清楚地知道納粹絕不會善待他。一九三四年他與妻子秘密逃離德國,經意大利轉到英國,然後於一九三七年去了美國,在哈佛大學設計學院的研究生院擔任教授。他的一個最著名的學生就是香港中銀大廈的設計者貝聿銘。

包浩斯的辦學宗旨和教育方式不僅引起藝術教育的理念之爭,而且在社會上引起傳統與現代主義之爭,以及右派與左派的政治之爭。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德國,這樣的新思想被認為是前衛的、激進的、「布爾什維克的」,因而包浩斯被視作「左派學校」,受到保守派和右翼黨派的反對和猛烈抨擊。

建校伊始,包浩斯開宗明義地表明要與「學院派」對着幹,誓要改革傳統的藝術教育模式。

儘管離開了包浩斯、離開了德國,格羅皮烏斯一生都在推廣包浩斯的理念和現代主義建築。納粹戰敗之後,他多次應邀回德國設計建築和主持關於包浩斯歷史的展覽。現代主義建築不僅重新回到德國,而且在歐洲及世界各地開花結果。

雖然包浩斯對世界建築的影響長達一百年,但它自己的壽命卻不長,僅維持了十四年就被關閉了。在這十四年內,它也並非一帆風順。為了讓學校辦下去,包浩斯換了三任校長,校址也換了三個城市。即使如此,學校仍難以生存。

正當包浩斯在政治和經濟的雙重壓力下難以為繼的時候,另一座城市—德紹向它敞開歡迎的大門。當時的德紹市長是左翼的社會民主黨人漢森(Fritz Hesse),他不僅為建校提供了充裕的資金,還請包浩斯師生為當地規劃設計經濟型住房,以解決房屋短缺的問題。

即使格羅皮烏斯離開德紹,也未能挽救包浩斯。四年之後(一九三二年),納粹在德紹全面執政後,立即下令學校關閉。

圖:包浩斯的創始人和校長格羅皮烏斯\作者供圖

創校校長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是一個有實踐經驗的建築師。他認為機器化大生產將改變二十世紀的面貌,藝術設計不應再悶頭為少數富人和特權階層製造奢侈品,而應打開眼界為大多數人提供美觀實用的日常產品。

包浩斯解散以後,許多教師和學生離開了德國。雖然包浩斯不能在德國生存下去,但師生們把現代主義的星星之火和包浩斯的教育理念帶到美國和世界各地。

危機變成了機遇。一九二五年學校遷到德紹,為這座工業城市注入了一股強勁的創新文化動力,而德紹的工業化正好為格羅皮烏斯的新建築提供了實踐基礎。他親自設計了教學樓、教師住宅和學生宿舍。這組建築成為現代主義建築的示範之作和經典之作,例如風車形的自由平面,簡潔的幾何形體,輕盈透明的大面積玻璃幕牆等等,從觀念到設計手法、從外形到內部空間、從形式到內容等等,所有的東西都與傳統建築不同。簡而言之,它們是一種全新的、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建築。這就是如今被稱作「國際式」建築的原型。

格羅皮烏斯提出藝術關心社會的理念是正確的,但這使他自己和學校捲入了社會政治鬥爭的漩渦。面對這種情況,格羅皮烏斯迫不得已於一九二八年辭去校長職務,離開他熱愛的、親手創建的學校,去柏林重拾建築師的老本行。

最近幾年,「包浩斯」這個德語對香港人已不是陌生的詞。多虧灣仔街市的保育工程,這座一九三六年建成的船形房子讓許多市民知道了香港與德國現代建築的聯繫。其實,包浩斯在香港的足跡並非僅此一處,維港兩岸的玻璃摩天樓也都是包浩斯的後代。所以,紀念包浩斯不單是歐洲人的事,香港人也應對它的歷史有更多的了解。

現在一講到現代主義建築,人們首先會想到美國的影響,但實際上歐洲才是現代主義的發源地,而包浩斯在這個大舞台上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一九一九年,包浩斯誕生在德國東部的城市威瑪。今年是它的百歲誕辰,美國和歐洲許多國家的建築界都在紀念它對現代主義建築的貢獻。

一所優秀的學校,是什麼原因使它辦不下去呢?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格羅皮烏斯的藝術成就反而引來右翼政治勢力的加倍攻擊。那時的德國,排外的右翼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十分猖獗。他們指責包浩斯的建築是反德國的、墮落的藝術。

為了改變學校與社會脫節、藝術與現代技術脫節的情況,格羅皮烏斯大膽改革,採用了與眾不同的教育方式。例如,學生們上課不是在教室,而是在手工作坊;師資也不是學院派的、有教學資歷的教師,而是來自社會的、非學院派的工藝師傅和藝術家。他們雖然沒有教學經驗,但有豐富的社會實踐經驗。在他們的聯合指導下,學生們邊學邊做,一邊向老師學習專業知識和實踐經驗,一邊從作坊的實習中學習製造工藝和材料特性。

當時的校長密斯(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帶着教師和學生離開德紹,去柏林南部的施泰格里茨,在那裏租了一座電話公司的舊廠房,復校復課。既然沒有政府的資助,密斯就把它改為私立學校。

然而,一九三三年四月,秘密警察再次找上來封了校門。他們的條件很「簡單」:若想要復校,就必須服從希特拉的指揮棒。密斯和所有的教師都明白,假若接受這個條件,那麼包浩斯就不再是包浩斯了。與其瓦全,不如玉碎,於是大家決定解散學校。

今日关键词:三把菜刀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