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电影传统-他还表示:“公司通常会支付一辆汽车的运输费用

任达华拒绝赔偿

在一部大製作影片中植入廣告可能要花費汽車製造商數百萬美元,而投放電視廣告往往要便宜得多。

對特斯拉來說,這家電動車巨頭避開了傳統廣告,也沒有選擇銀幕出鏡,而是依靠其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個人宣傳能力。

回到現在,剛剛上映的《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中,觀眾可以看到傑森·斯坦森(Jason Statham)開着邁凱倫720S(參數|圖片)做特技的畫面。

「在美國,一輛汽車遠不止是從A地到B地的四個輪子的工具,人們將美國精神注入到了它們當中。而電動車在當今社會興起的時間還不長,不足以形成這樣的美式神話。」雪城大學電視與人口文化傳媒教授羅伯特·湯普森(Robert Thompson)給出了這樣的答案。

他還表示:「公司通常會支付一輛汽車的運輸費用,或者讓代理機構為他們處理安置事宜。總的來說,電視上的平均付費廣告位在3萬美元左右。」

這種情況將會改變,但預計仍需要數年時間。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預計,電動車將在2037年左右佔據全球大部分市場。

「在大眾文化中,很多關於電動車的文化可能都是貶義多於褒義。」湯普森教授說,「這是不對的,但確實有很多人把開電動車和吃素當成一回事。」

要是換成電動車,車企估計很難採取相同的創意,畢竟,在誇電動產品的同時也間接地損害了燃油車的名聲。

可當這輛車出現在電影《優步危機》中,相關台詞卻是:「別笑,這是聆風。」結果片中乘客爆發出更大的笑聲。

當然,隨着汽車行業向電動化轉型,最近也出現了一些新例子。

「我代表大石油公司感謝你們選擇燒油的肌肉車。」扮演銷售員的施瓦辛格說出了這樣的台詞。

「不能因此而說自己產品的壞話,這可是殺雞取卵的做法。」AlixPartners的韋克菲爾德表示,「非要這麼做,就意味着會傷害99%的產品組合,更重要的是,其中還有三分之一的利潤極其豐厚。」

不少電動車廠商(特別是特斯拉)都給車輛配備了各種各樣的高科技配件,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車型通常會賠錢,美國市場的份額也不到2%。車企仍然投入大量寶貴的營銷資金,讓傳統產品在虛構的故事中亮相,以此來保持品牌知名度。

電動汽車協會(EAA)主席雷傑恩·費洛斯(Raejean Fellows)則認為,日產聆風正在確立市場地位,公眾開始看到更多的電動車上路行駛,提高了此類產品的知名度。

2019年車型數量對比:燃油車的種類很多,電動車的選擇依舊很少。 來源:Edmunds

好萊塢、電視和廣告領域最大的租車供應商之一Cinema Vehicles表示,它在洛杉磯只有一輛電動車可用——2011款的日產聆風。

大熱門影片《復讎者聯盟:終局之戰》的主角托尼•斯塔克(Tony Stark)駕駛的是一輛電動奧迪e-tron GT(參數|圖片),而這款汽車正符合虛構人物鋼鐵俠的未來主義風格。

十年後,史蒂夫•麥奎因(Steve McQueen)駕駛一輛特別版野馬在《布利特》中飛馳。還有伯特·雷諾茲(Burt Reynolds),他在一部電影中飾演一名開着旁蒂克Trans Am逃離警察追捕的強盜,該片票房收入之高則超乎想象。

1955年,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在經典電影《無因的叛逆》中駕駛着他的水星跑車,沉浸在青少年的焦慮之中。自那以後,汽車成為了流行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個元素。

直到2012年特斯拉的Model S開始銷售之前,電動車可以說是為環保人士準備的老古董。

就算是那些擁有巨額廣告預算的汽車製造商也幾乎沒有什麼電動車可以對電影起到重要作用。

《無因的叛逆》劇照「當你能靠皮卡和SUV賺很多錢時,繼續在這些上面做營銷可比花在賠錢的電動車上獲得的回報要大得多。這算是商業入門級的教學了。」AlixPartners諮詢公司汽車業務負責人馬克·韋克菲爾德(Mark Wakefield)說道。

拿通用來說,就在該公司面臨破產的時候,正好趕上《變形金剛》上映,片中大黃蜂(參數|圖片)的汽車形態是一輛雪佛蘭。那個夏天,科邁羅的銷量突然上漲。與此同時,我們卻很難在屏幕上找到雪佛蘭Bolt(參數|圖片)的蹤跡。

好萊塢是電動車的後院,加州的電動車流行度遠超美國其他州。 來源:IHS Markit、Edmunds(2019年1月至4月數據)

但總的來說,主要的汽車製造商仍堅持在電影和電視劇中展示那些能提升品牌形象或賺錢的傳統車型。

《復讎者聯盟:終局之戰》首映式上的小羅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與奧迪e-tron(參數|圖片)

當涉及到在好萊塢、電視節目和音樂視頻上出現汽車產品時,「通常情況下廠家不用付錢,除非它對情節起到重要作用,或者提到了品牌的名字。」邁克爾·麥克蘇納斯(Michael McSunas)解釋說,他曾是菲亞特克萊斯勒(FCA)的產品置入負責人。

一個試圖改變這種嘲笑矛頭的是民間組織Veloz,該團體最近推出了一個名為「趕走燃油」(Kicking Gas)的廣告,其中,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對傳統車和大石油企業進行了各種吐槽。

舉了這麼多例子,我們不難發現,儘管傳統的燃油車產品已經在銀幕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但在很大程度上,電動車仍在等待「走紅毯」的機會。

日產聆風另一方面,當電池驅動的汽車真正出現在屏幕上時,它們往往被諷刺為速度慢或書獃子氣。

今日关键词:老干妈厂房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