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上市公司资讯网首页>>汽车新闻>>正文

                                              规模产业-恒大的诸多投资并不仅仅停留在新能源汽车

                                              赌王捐圆明园马首

                                              而從經濟的角度出發,近來房地產越來越被冠以「夕陽產業」,而汽車則被認為是「朝陽產業」。汽車之家行業評論員胡玉峰曾在文章中提到,國民消費的大頭長期是被房地產所支配,巨額的房地產市值其實是一個巨大的貨幣池子,將全國居民總資產近80%、金融機構70%以上信貸資金牢牢的「鎖在」池子里,房屋作為不動產的天然屬性,導致其對經濟流動和消費產生了明顯的阻力。在過去二十年,隨着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財富固化下的房地產「鎖金」效應還不算特別明顯。但在經濟增長軟着陸、中美貿易戰的宏觀格局變化下,房地產「鎖金」效應開始急劇凸顯。

                                              其次,國能能否支撐起恆大稱霸汽車圈的野心?恆大與FF的「相愛相殺」在業內掀起了不少討論,有分析人士認為,這與FF「不聽話」以及其長期海外布局相關,對於恆大來說,其更希望能在國內建立長期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分居兩地」並不適合雙方關係的良性發展。國能則不同,不僅收購了原瑞典薩博汽車公司的核心資產和知識產權、成功獲得新能源造車資質,還專註在國內打造純電動汽車,而它與恆大最契合的一點,就是國能缺錢而恆大有錢。

                                              顯然,在成為「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車集團」的推動下,恆大的版圖依靠新能源汽車快速擴大。所以我們應該看到,就像寶能入股觀致、萬達支持董明珠的銀隆一樣,地產商對汽車帶來的效應越來越表現出興趣。

                                              2019年上半年恆大投資汽車產業情況一覽時間投資對象投資目的1月15日入主瑞典NEVS獲得整車研發製造能力

                                              ●恆大入局汽車圈是地產商集體轉型的一個突出代表。對於恆大來說,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投資對其房地產主業、多元化產業融合都有促進作用。

                                              首先,對於根植于房地產業務的恆大來說,並不排除拿地的驅動因素。一位接近恆大健康的人告訴汽車之家編輯,雖然恆大健康收購了國能51%股權並獲得多數董事席位,但與我們熟知的車企不同,恆大健康的品牌/營銷人員的任務只有一個:賣房子,不停地賣房子。換句話說,雖然他們涉足了汽車產業,但品牌部門的人對自己公司的汽車業務一無所知,「賣房子」是他們唯一的主業。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對汽車之家編輯表示,恆大造車的核心不排除為了拿土地,因為造車(新能源汽車)顯然更容易拿到土地。

                                              事實上,國能93的下線對恆大來說的最大意義在於,是其近半年一系列布局后的第一個成果。今年1月初,恆大與FF「和平分手」后加速了自身的造車布局,動作覆蓋了整車研發製造、動力電池、電機電控、汽車銷售的全產業鏈,而其今年6月於一周內在廣州與瀋陽達成2800億投資協議更是讓「恆大造車」成為業內普遍關注的焦點。

                                              第三則是趨勢。從能源安全的角度出發,新能源汽車是國家重點扶持的領域,政策上一直予以支持。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並希望新能源汽車(包括混合動力車、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和燃料電池車)到2025年占汽車總銷量的五分之一,而目前這一比例為5%,我們可以看到其中蘊藏的市場空間。

                                              ■地產思維造車,恆大的優勢及隱憂

                                              36年前,許家印依靠一紙文憑走出了農村,謀到了一份體面的出路——在河南舞陽鋼鐵公司擔任車間主任。當時的他不會想到,自己會在日後辭職下海,創立龐大的恆大「帝國」,也不會想到多年後會重拾「車間主任」的製造業身份,投資上千億來造車。然而,與傳統車企/互聯網造車不同,恆大造車保留了鮮明的房地產基因,包括管理體制、投資力度、規模至上等等。這與許家印一貫的風格有關:把主動權攥在手裡,牢牢掌控一切。我們不禁好奇,在汽車行業經歷變革的十字路口,許家印此時的進入,對恆大和汽車產業來說,會帶來哪些改變?

                                              自從入局新能源汽車產業后,恆大進一步加快了拿地速度。不僅工廠建設要用地,配套設施、上下游產業也要用地,恆大憑藉汽車布局不斷地開疆拓土。以投資1600億于廣州南沙建設三大基地項目為例,就包括了要建成年產100萬輛整車的生產基地、50GWH生產規模的動力電池超級工廠、配套100萬輛整車的電機和電控系統生產基地。再舉個例子,4月17日,天津國能生活服務有限責任公司還以底價3.649億元、樓板價約2800元/平方米拿下天津濱海新區濱海科技園的一宗住宅、商服用地。資料顯示,該地位於天津濱海高新區濱海科技園內,即未來科技城的核心區。土地面積約為7.24萬平方米,規劃建築面積約13.03萬平方米。

                                              從白手起家到坐擁萬億資產,「規模」和速度對恆大來說意義重大。許家印曾在2018年公開放話:「我們現在都是談及千億的事,幾個億的事就不說了」,從其投資汽車產業鏈的手筆中可見一斑。要知道車企中一向注重研發的大眾集團2018年以15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87億元)的研發投入就已位列首位,但對於恆大來說似乎這才只是開始。當然,這也與恆大作為後來者想要搶佔賽道有關,「規模」是其加速度的主要戰略。但我們也應該看到,目前恆大的千億布局、百萬產能都只是「投資規模」,而恆大日後能否將這些投資有效利用,消費者是否買賬、能否在銷量上形成「規模」也是恆大要考慮的關鍵問題。

                                              全文總結:從地產、金融、旅遊、文化體育再到汽車,恆大的產業版圖越描越大。從赤手空拳的創業者到如今的地產大佬,許家印一路走來頗為順利。然而,向汽車製造延伸會是恆大的一個全新的開始,恆大能否成功摘取到這顆「製造業皇冠上的明珠」並靠新能源汽車龍頭帶動自身發展,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其次,除了拿地,造車對恆大來說也是一次轉型。一位房地產專家曾表示,國內房地產市場在2016年創下11.76萬億成交額的歷史峰值,但隨着人口紅利的逐漸消退,地產商要在規模上繼續實現大幅增長非常困難。不僅如此,房企發展絕不能永遠依靠粗放型擴張,而是尋求規模與效益的平衡發展。因此在恆大2018年全年業績發佈會上,許家印宣布「地產、健康、文旅、新能源汽車四大產業布局已經完成,其中新能源汽車為龍頭產業。恆大正式宣告全面完成多元化布局,近五年內,恆大不會再涉及更大的產業」。

                                              60秒看懂全文:●國能93車型量產下線后,「恆大國能」也自然地變更為「恆大新能源汽車天津生產基地」。隨着恆大入主國能后布局的深入,國能自身的品牌基因或將逐漸弱化。

                                              不可否認,恆大入局造車最大的優勢就是「錢」,正是因為有資金的底氣,恆大成為了國內領先經銷商廣彙集團的第二大股東,可以入主國能、聯合科尼塞克、投資充電樁公司、斥資布局動力電池、收購電機公司,在鄭州、廣州、瀋陽等地不斷拿地建設。這種投資規模與快速整合力度,在汽車行業鮮少看到。在汽車行業發展的十字路口,這種國內外整合打通會為行業提供更多探索,加快汽車行業的迭代速度和資源配置,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地產商恆大集團的進入對汽車市場或產生促進作用。

                                              從1996年七八個人擠在一間不到100平方米的農房裡辦公,到2018年業務覆蓋中國228個城市、總資產將近1.88萬億、年凈利潤665.47億元,恆大的發展與「規模」息息相關。在恆大剛開始創業時,廣州實際上已經有2000多家房地產企業,又趕上亞洲金融風暴,面對艱難困境,恆大開始了規模取勝的發展戰略。據許家印回憶,恆大開發的第一個樓盤是金碧花園,那時沒有錢買地,恆大從銀行貸款500萬付了土地定金;首期沒有錢開工建設,靠施工企業貸資達到了預售條件。不僅如此,為了公司的起步發展,恆大以每平方米2800元的虧本價開盤,開盤當天2個小時搶購一空,實現銷售額8000多萬元。正是通過這種高風險的「刀尖起舞」,恆大獲得了公司起步發展的第一桶金。

                                              但與此同時,恆大造車背後也有多重「隱憂」。首先,地產商與汽車企業具有天然隔膜。如果說互聯網造車帶給行業更多的開放思路,那地產商攜帶着巨大資本而來,卻也在與傳統車企爭奪話語權。這一點從恆大與賈躍亭的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FF)、恆大入主國能、寶能控股觀致中都能窺見一斑。然而作為在汽車行業歷練多年的傳統車企來說,一旦喪失了話語權,在汽車製造上的主觀能動性將大打折扣,這種天然的矛盾衝突或許也是恆大會面臨的問題。

                                              ●恆大千億投資汽車產業的背後,是許家印一貫的「規模至上」發展邏輯與地產商全產業鏈投資布局等多重因素的結果。

                                              事實上,國能本身雖然手握平台技術和資質,但近年來發展速度較為緩慢且路徑保守,一度遭遇較為嚴重的資金問題,並且在業內積極尋找投資方,而恆大入主后,國能要想助力恆大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製造商」,並且儘可能的發揮作用,僅靠現有平台的推進速度和產品還遠遠不夠。

                                              ■擅於「刀尖上起舞」的許家印6月29日,恆大新能源汽車集團國能93車型量產下線儀式在天津舉行。恆大方面沒有對此次活動大肆宣傳,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也並未到場參加,顯然,對於恆大旗下首款車的落地,恆大與國能方面都選擇了低調對待。當然了,這也的確是一款沒有太多驚喜的產品,它保留了末代薩博9-3車型的大部分元素,其外觀設計也被指缺少時尚氣息和科技感。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恆大方面的對外宣傳中,「恆大國能」已經被悄然弱化,取而代之的是「恆大新能源汽車天津生產基地」。

                                              ●對地產商恆大來說,布局造車的優劣勢都十分明顯。國能93的下線對恆大來說是真正落地造車的第一步,但距離其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製造商」的目標仍有非常長的路要走。

                                              1月24日入主動力電池企業卡耐公司獲得日本領先動力電池技術

                                              事實上我們應該看到,恆大的諸多投資並不僅僅停留在新能源汽車,以瀋陽為例,其也是與瀋陽市政府在新能源汽車、健康養生、文化旅遊等諸多領域共計投資1200億元。畢竟在跨界和多元化的發展路徑下,未來誰能將人、車、生活和交通進行有效整合,誰就具備了主動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恆大布局汽車不僅是為了「賣車賺錢」,而是盤活整個上下游產業,讓其作為龍頭來拉動恆大的持續發展。

                                              ■恆大為什麼造車?現階段來說,與「恆大能造出什麼樣的車」相比,更多人關心的是「恆大為什麼造車」?是為了拿地、為了轉型,還是兼而有之?我們分析有三點原因:

                                              1月29日與知名超跑科尼賽克組建合資公司致力於研發和生產製造世界頂級新能源汽車3月15日收購荷蘭e-Traction掌握商用車領域先進的輪轂電機技術5月30日收購英國Protean掌握乘用車領域先進的輪轂電機技術6月11日投資1600億,在廣州南沙布局新能源汽車整車、電池、電機的研發和生產6月15日投資1200億,在瀋陽建設新能源汽車整車研發生產基地、輪轂電機研發生產基地、動力電池工廠。製表:汽車之家行業組恆大為什麼如此大手筆的進行投資?這並非是汽車圈常見的投資邏輯。但如果放到房地產領域以及許家印發家史上,就會發現這其實與許家印的一貫風格有關,「規模」一直是他崇尚的投資邏輯。

                                              其實早在恆大今年1月入主前,國能就已完成該車型的研發,嚴格意義上來說,國能93在產品層面與恆大無關,但恆大通過推進這款車的落地,宣布自己「3-5年成為世界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邁進一大步。

                                              今日关键词:李佳琦直播再翻车